有關「雙非」的事實

        分享
author: 
毛孟靜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論壇

牽涉「雙非」孕婦潮的莊豐源案,在九九年訴諸高等法院,公民黨未出世。這個黨在○六年成立,當中相距近七年時間。我是創黨成員之一。

但根據左報文革式批鬥的「百搭誅連」邏輯,繼本地學者後,最新對象(又)係公民黨。連續兩日,左報大聲疾呼「雙非」是這個政黨「種的禍」,「不少香港各界人士指出,公民黨引發內地雙非孕婦湧港難辭其咎,市民眼睛雪亮,自看得清楚」。事實是,九九年,連余若薇都未從政!

面對雙非禍,要求修改《基本法》的民意排山倒海,北京以及特區官員卻只見手足無措,不知如何自處。事實是,即使連釋法一着,他們都不懂得怎樣應對,因為九九年的人大釋法,並沒有就《基本法》二十四條中,中國公民在港出生即有居港權一筆進行釋法。昨日沒釋,今日要釋,就是難。

回看莊豐源案:九九年到○一年,政府先後在高等法院、上訴庭和終審庭輸了官司。

頭尾九個法官,包括六個外籍法官的判詞,清楚說明,人大並未為關鍵的二十四條釋法,過程中,特區政府亦同意這一點;而二十四條有關的法律文字「毫不含糊」,法庭於是依法判案。

照計,人大當年真要把二十四條(二)(一)也釋它一釋,易如反掌,但沒有。也即是說,要今日的人大打倒昨日的我?嘩嘩鼓吹釋法的葉劉淑儀一派,就隨時擦錯鞋。

尊貴的人大代表當年許未想到,○三年開放個人「自由行」,就把雙非潮在港「發揚光大」了。

對北京來說,兩制下,一國先行,修改《基本法》?中國公民在中國特區土地出生沒得享特區居留權?就拉扯上主權體統,是一國顏面事宜。於是只得顧左右而言他。對了,莊豐源案的大律師李志喜是後來的公民黨成員,至於她是由法援處委派的身份,不必提,就像外傭就居港權不過要求有「申請權」官司一樣,再一次扭橫折曲玩誅連,找個方便的政黨招牌來抹黑!

相信香港市民的眼睛雪亮,自看得清楚。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