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制不了的民主盛宴

        分享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反佔中行動搞手,先有周融後有何君堯,這位香港律師會前會長日前警告,由於七成律師行位於中環,一旦認為佔中嚴重影響其運作,可向法庭申請禁制令,阻止佔中行動。

和平佔中運動發起人之一戴耀廷解釋,佔中參加者最有可能涉及「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非法集會」兩項罪行,只要行動和平,初犯者大部分判罰款及緩刑,但若罪成,會留刑事紀錄。假設法庭認為有理據而頒禁制令,他會進一步向參加者說明法律責任,各人自行決定去留。

罷課、佔中,需要參加者深思熟慮,明白參與公民抗命的個人犧牲多少,決定是否為理想而從自己的comfort zone走出一步。

在學時,我未試過曠課、走堂、罷課,從事法律工作及後來當議員,我更不會過馬路衝紅燈、遲交稅,循規蹈矩一輩子,連通宵不睡或參與露營都不是我杯茶,今次走出comfort zone,參加佔中,有心理準備付出代價。

連七十四歲健康欠佳的中文大學退休講座教授關信基都考慮佔中時,我希望更多香港人想一想,是什麼驅使一些比我更平和的謙謙學者都不能袖手旁觀。

有些人潑冷水,無論罷課或佔中,都不可能令中央收回政改篩選方案。關教授就說,現實中受中央掣肘,但做個「自由人」很重要,切勿放棄追求理想,中大百萬大道一萬三千學生罷課感動了他,相信香港仍有希望。

香港人尚未能享有民主,但如果連自由意志與理想都輕易放棄,因厭倦或消極而認命了事,就正中掌權者下懷。

即使警方、法庭禁制得了一次公民抗命行動,亦禁制不了香港人一代接一代爭取民主普選的決心。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