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我見我思

分享給朋友

13/11/2011

區選我見我思 毛孟靜

泛民區選結果要做死因研究,結論肯定不是死於意外,至於是否死於「不幸」,以至可否「置諸死地而後生」,還得看未知的未來。

之前,看特首選舉的民調,見梁振英一馬當先,何俊仁「仲衰過」,講明不會參選特首的梁家傑,似乎連出閘的機會都沒有。包含的訊息,就是香港人很是現實,擁抱黑貓白貓論,不管黑白,搞好香港就好;而泛民與北京對抗,又怎搞好香港呢?於是有新聞標題一言概括之, 「香港人不要泛民做特首」。把這個投射到區議會選舉,縱使層次有別,總令人忐忑。這是A款心情。

之前一樣有登在本報的另一個調查,標題卻是「區選前不滿政府大飆升」。不滿政府,該當支持民主訴求,有利民主派……一顆心,又「紅」了起來。這是B款心情。

結果出來,大幅接近A款的「現實」論。以梁振英的「紅」,帶出區選結果一片「紅」(赤化)。諷刺的是,梁振英老早跟大學生說,他同意外傭有平等機會申請居港權。

泛民陣營面目模糊

選舉間的一幅奇景,是泛民陣營面目模糊,包括選舉街板有「反外傭享有居港權,促政府立即上訴」一類字眼。驟看,會以為一定是來自建制陣營吧;看清楚了,竟然是民主一大招牌!另一邊廂,號稱溫和理性的香港人,先天要反號稱民主的「暴力」政治、「爛仔」政治,厭惡面紅脖子粗的叫囂;於是,一派泛民,四分五裂之餘,霎時只見七零八落。

Whatever happened to decency and honour in local politics. 這句話,固然要用來問用盡粗鄙而髒手段的保皇黨中人,但一樣可用於自稱民主、以青筋暴現、罵街姿態參選的人。日出日落,舟車勞頓,最緊要搵食的香港人給弄糊塗了,如此有失斯文,這就是爭取民主?於是,在市民的視聽觀感當中,香港傳統民主派的理念形象,已給混淆得無以復加。說北京在這一場選舉中沒有發功,沒有(套用大陸述語)去「給力」,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而得社民連登報支持的外傭爭議,還有大橋兩宗官司對公民黨的選戰影響,不必再贅。

論公關,原本重複訴諸傳媒說個明白,比自己付鈔登廣告自說自話更理想。問題是,本地新聞界的政治取向壁壘分明,完全是一副心有所屬,一就是不報你,一就是扭曲你的話來報你,真正做正常新聞的已少之有少。怎麼啦?

新聞自由,編輯自主呀。

區議會選舉,總算是一場民主選舉──雖然搞民主搞抗爭仍要講錢講資源。結果出來了,到底是人民的選擇,就不好輸打贏要,尤其不必侮辱選民。蘿蔔青菜,各有所愛,都是選擇。雖然去到政治選擇,總希望大多數人會以下一代為念;譬如說,怎樣向孩童解釋,在大陸拿諾貝爾獎的劉曉波要坐監;為什麼一國兩制下,香港跟大陸的最大分別,是我們好彩還有法治,他們沒有。

謾罵?票形形色色

區選結果塵埃落定,仍想一說的,是過程和個人助選經歷,歸納5 點︰

一、喧嘩謾罵、亦步亦趨「唱衰」內容之劣質,恐怕史無前例。一個年輕候選人,給對方派出一名自稱80幾歲(亦即婆孫三代差距)的女子,湊近耳邊不停吼叫,把他的年齡、住址、身份都化成揚聲器議題,再加一句「返去阿媽度食奶啦!」到近70歲的候選人親自披甲上陣,喊出的話更包括「我係太平紳士!他就身有屎!」

二、香港的英文水平真的頗差。一大疑似佐證,是助選名單上唯一沒有受對手滋擾者,是個外籍人士,即是要搞他,要出動英文,對方大概連想都費事。但母語水平亦有驚人示範,見過一張傻兮兮大字標題「持(恃)寵生嬌(驕)」的競選街招,四字成語錯足兩字,中文水平真教香港人汗顏。

三、忽然出現涉嫌可能說不定旨在「?票」、或享受安地華荷(Andy Warhol )說,每個人都可出的十五分鐘風頭、打出獨立民主派旗幟的候選人出奇地多,質素亦出奇地低,由失驚無神派單張教當區居民搭車,至內容的邏輯混亂,烏厘單刀。亦有人連助選團成員也不放過,我給人煞有介事地叫做「黑社會」,幾詼諧。

四、或有人鍾情大圍磅礴的人權、法治理念,覺得談地區工作老土;但實實在在,在地區層面,居民關心的,是樓下設在公園大門口的垃圾收集站可否搬走,及街角那間學校每日放學,一整條街就塞車塞至地老天荒等事宜。問題是,許多這類問題經年累月,許多屆的區議員或已經不幫,或說幫不了。事實仍是,沒有民主,哪有民生。淨是計較一株彌敦道古榕樹的去留,就要在康文署、地政署、建築署、古物古蹟辦事署以及發展局之間兜來兜去,給耍得個一佛出世。

No democracy, only bureaucracy.5. 網上與真實世界,確有分別,電腦上自覺很紅的政治人,在街頭巷尾會給視為小丑。但也真有兩個世界fusion的人物,坐言起行,不淨是talker,更是doer,不請自來競選街站,仗義為泛民候選人拉票打氣。

今日又回到從前,聽到又再重提什麼什麼黨合併,誰與誰劃清界線,泛民應偏右抑靠左,暫時沒好氣。香港人不很理會左右,不管黑貓白貓,一個政治招牌給認為好,就是好,就是了。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