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圓的香港夢

分享給朋友

18/12/2011

未圓的香港夢 毛孟靜

在《信報》定期佔一小篇幅,這上下,也有二十年了吧。

每次下筆,都嚴陣以待,我手寫我心;近年,更因為練乙錚的一句: I have spoken my view,and thereby saved my soul,更覺得人生匆匆一場,一些公道精神、人倫價值,必須有許多的堅持,為後世來點交代。

誰當特首押注正確天下無不散的筵席,經濟大儒說的: 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三日前收到通知,這個欄,今天是最後見報一篇。許多念頭,紛至沓來,排第一的,仍然是香港前途問題。那是1980年, 得胡菊人先生之邀, 寫一篇〈誰任下屆港督?〉;做了好些資料搜集後,結論答案:尤德;成了那一期《百姓》雜誌的封面故事,一份新聞成就感,開始了評時論政的生涯。

三十年後,今日香港的熱門話題,仍然不就是「誰任下屆特首」?最諷刺的是,英殖時期,講明是殖民统治,誰做領袖,要等倫敦欽點;九七後,特區「高度自治」了,最終仍然要靜候北京發落。

「靜」候?不,非常喧嘩。看整個社會興興頭頭的「豬狼說」,一個蠢、一個狠?不要緊,最要緊是別押錯注。這齣戲看得最開心的,該就是北大爺:香港同胞們,大家有得揀吓!什麼爭取07、08年雙普選,早已煙消雲散,中南海已「半」錘定音說,一人一票嘛,這個「可以」在再下屆,即2017年普選特首。說的是「可以」,沒有百分百肯定,但這樁事,確是很難再拖。

眾所周知,北京只喜歡預知結果的選舉,所以要未雨綢繆,為2017悉心鋪排,不能一個不好,選出個不聽話的「長毛」一類人物做特首。

鋪排造勢,由區議會選舉開始,尤其因為這一屆將出現「超級」區議員,由全香港選民選入明年的新一屆立法會,這些人得票隨時以數十萬,甚至上百萬計,可以挾數字自重,成為「民意先鋒」;若選出來的都是聽聽話話一派,背靠祖國,支持中央,做好個勢頭,那北京老大哥們都可以比較放心,睡得比較好。於是,回看區選種票兼種人一幕,果然就像夕陽特首曾蔭權(爵士) 說的, 「見怪不怪」!

到了眼前的特首選舉,梁振英與唐英年之間,滿城風雨也似地「有得揀」,於是出了兩人民望、民意比併一筆。這個,北京就比較難有say 了,總不成去叫鍾庭耀等一流的pollsters「識做」。

自由市場也有勾結

話說民意,上周辦了個英語工作坊,來赴會的都是出色的高中和大學生,也有現職的英語教師,我們用洋話討論這個本土議題:若有一票在手,你揀誰?有人即問,那個叫Albert(何俊仁)的泛民候選人呢?有人即答:他只是個token!

揀豬,亦即揀唐英年的人,有兩大理由。

一是說此人差得不能再差,會把香港置諸死地,但這卻就是好!最好是可以激發一百萬人上街,幫忙帶出像奥巴馬口號的CHANGE,這叫「置諸死地而後生」……。令人聯想董建華朝代如何有意無意地幫忙提升香港人的民主意識,也令人聯想法王路易十五歷史傳聞中的一句:Apres moi, le deluge.(After me, the flood.);之後,就有法國大革命了。有點出奇的是,這個論調來自比較年長的人,原來講民主,中年人會比年輕人更不耐煩。

理由二,掉過頭來,反而是高中生要擁抱繁榮安定:看,唐英年與商界拍膊頭關係好,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就可「順住去」。有反問,不擔心官商勾結?答:香港到底是自由市場。

年輕人自有見地,也許尚未看到自由市場的「圍威喂」、官商之間的互相搔背抓癢。我們續談自由市場之父亞當.史密斯的生意人利益論。遺憾的是,不管美孚居民如何高調抗議地產商在他們的家前面要兜口兜面起樓,要反地產霸權;大家一起慨嘆,香港人似乎大都事不關己,己不勞心。

那個主題「兩害取其輕」的分享環節,投票走勢大概3:7 比,梁振英贏。這個比重,不符合特首選委選舉中、唐英年看來穩操勝券的結果。民意跟小圈子選舉果然有落差。更大的落差,來自上周二的一個午餐聚會,圍坐為數半打的IT 人,清一色說寧願揀狼。

權宜政治充斥特區

即使仍然是預知結果的特首選舉,但若有違大圍民意,北大爺面子上不好看之餘,更要擔心因此而令2017 年的特首普選鋪排有誤——這一次花了這許氣力工夫,找來這個咖哩啡點綴,那個跑龍套裝飾,扭盡六壬完畢,最終出來的訊息,竟然仍是「小圈子選舉荒謬,阿爺欽點可笑」!不敢自稱對北京的鷹鴿幫派、宮廷政治有深刻認識,但顯而易見,中南海有人認為,民望高低,可以透過「人民的教科書」——即今日傳媒——指點之。九七後本地傳媒的變遷,自我審查之風之盛,這些年下來,大家有目共睹,不必再贅。當連香港電台都撐不住,連一個吳志森主持的phone in 節目都受不了,都要除之而後快,其他光怪陸離現象,都可抄曾蔭權的一句:見怪不怪。

比起英殖時期,今日特區更充斥權宜政治, political expediency、expedient politics;一切只為利益,但求就手,整個城市就像一間巨型的便利店。小橋流水,跨過新世紀,處身全球化,繼續要問的,仍然是香港前途問題。

香港幾時有真民主?這是最大的、未圓的香港夢。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