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高樓價種的禍

分享給朋友

04/12/2011

都是高樓價種的禍 毛孟靜

上周還剛寫過「種票與種人」,周日赫然就見《蘋果日報》頭版頭條,說中聯辦如何赤裸裸地疑似在區議會選舉中「種人」——把某內地高幹的大陸拼音姓氏Huang(黃),改做本地的Wong,再改個洋名,就見勝出。

嘆what’s in a name。

就無法不聯想一個特首候選人曾經私下說過,香港可以考慮禁止一眾內地樓市買家南來置業炒賣,不讓他們推高本地樓價;而辨別大陸人方法之一,是看他們的英文姓名串法。卻原來,改一改串法,改名換姓以至改頭換面,並不難。

困居劏房只因樓貴自由市場講究供求,於是不管各式國際金融風暴,本地樓市總之高企,地產商春去秋來laughingstraight to the bank;縱容地產霸權,不就見高樓價實實在在「種」下諸多民生禍根,表表者是劏房現象。

旺角花園街奪命大火九死三十四傷,令香港陷入一場集體傷痛,突顯的是公屋不足。災場一座舊樓十四個單位,竟有一半改裝變為劏房,七個單位改成二十多間房;這樣擠迫的、擺明有火險的居住環境的根源,是市民無法負擔樓價,才被迫入住。禁絕了這一處的劏房,住客恐怕會只得搬到其他劏房去。

港英時代為了解決山邊木屋問題,方法是集體「上樓」,由安全的臨屋、公屋,取代易燃的木屋、鐵皮屋。今日,劏房居民一天無法上樓,打擊劏房拆了舊樓換成新樓,劏房住客根本負擔不起;樓價愈貴,這些市民的生活環境只會變得更差,幾十年前的港英政府都知道解決之道在上樓,幾十年後的特區政府卻選擇視而不見。

這個社會一直講不通、擺不平的現象,是市建局擺出來的角色。話說宏觀規劃重建,但只見市建局不斷(強行)收購舊樓重建,建出來的卻永遠是一般香港人買不起的豪宅貴價樓(請看看灣仔的Queen’s Cube 項目),而非街坊負擔得起的市集平貨。

與此同時,凡有特色的市集,就只有趕往最窮最無法治理的三不管地帶。這個道理人人明白,就只有那些日日坐在豪裝添馬新總部的權貴永遠不明白。

同一條花園街,既有排檔的雜貨,另一段更有波鞋街之稱,吸引本地和海外遊客,這些舊區不但得不到政府的支援,反而不斷遭到拆卸重建,變成一式一樣的「偽豪宅」,以及同樣熟口熟面的商場。重建不見得改善問題,只是把問題由一處趕往另一處。

政府部門執法不嚴

這次慘劇,讓大家尤其是政府看到排檔和舊樓的高危火險。排檔被焚有如「火燒連環船」,令火勢一發不可收拾,固然是問題的根本;但舊樓的走火通道給阻塞,天台大門給鎖上,走廊充滿雜物等情況,儘管老生常談,也同樣重要。

近年的縱火案不但在排檔發生,也同時在一些舊樓發生,特別是正面對收購的舊樓,更可能因為空置或有人為錢行兇,似乎特別容易發生。如果單單針對排檔,因為有人放火就要把排檔通通拆之而後快,那麼舊樓繼續遭人放火,難道又二話不說拆掉所有舊樓就是?

執法不嚴,管理不善,僭建、消防巡查不足,則無論法律如何完善,也是得例無所用。

政府轄下各部門究竟如何執法,看看各區驚人的違法建築就知道。平日違法沒法管理,出事時就帶來更大的傷亡,關鍵在於執法粗疏,屋宇署作為無牙老虎,未見講的是一套,做的是同一套,於是新界有些特權分子居然要執法者「血債血償」。

悲哀的是,彷彿連特區高官都要怕了這些權貴,何況是執法的中下層前線員工?為求自保,前線公務員要不就隻眼開隻眼閉,又或只盡了部門的字面責任,對現實的潛在風險視而不見,不想知不要知。最終問題,是曾蔭權這個夕陽政府究竟有沒有決心解決,而非一面倒找一些涉事的、沒有反抗能力的販商來祭旗。若一刀切取締排檔,斬腳趾卻避不了沙蟲,更只令其他關鍵問題拖延,解決不了。

提供土地容納攤檔

攤檔式市集受歡迎,人頭湧湧的不止是旺角花園街。無論是朝桁晚拆,或者長期擺賣,事實就是因為地產霸權,令物價泰半用來交租,於是這些平價攤檔就有足夠的吸引力,大家一起去「買平嘢」,不介意人迫人。

政府一方面不鼓勵攤檔擺賣,另一方面又沒有提供土地容納攤檔的發展,於是先上岸的有牌者可以租上租,貴租者則把攤檔用到盡,不理後果。不改變這些租上租的制度,永遠都無法解決攤檔業的違規問題。工展會、年宵市場等證明了市民對這類攤檔有需求,解決之道乃用公平、公開、公正的方法,提供這些市集攤檔承租,同時加強管理違規,才是長久之道。

花園街的慘劇,相信是縱火,即是治安問題,就像有恐怖襲擊,就要反恐;解決問題的第一個反應,絕非像有人放炸彈,就先行拆樓;有人以飛機撞大廈,就禁止飛機升空。不淨是高官誇誇其談,這邊淨怪罪劏房業主,那邊淨是「賴」違規檔販——幾乎就似製造出「受害人本身難辭其咎」的畫面。請大家想一想,這番禍根,到底由誰種下?這次警方的首要責任,是把兇徒繩之於法,同時加強保安漏洞以防再犯。相比起領導人訪港,會出動幾千警力護衞,警方今次究竟動用了幾多警員緝兇?警方對保護這類高危縱火地點的巡邏防衞,是否隨着危機級別提升而加強?

珠寶店、銀行等都有警員簽到簿,確保有足夠警力巡查,如果排檔是縱火高危點,甚至比起銀行、珠寶店更危險的話,警方的治安策略必須因應時局改變,而非只看牽涉的金錢數額,又或者「權」與「貴」的程度而「大細超」。

生命的價值,肯定比沒有生命的價錢重要。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