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香港

分享給朋友

02/11/2013

陌生的香港 陳淑莊

最近港台《鏗鏘集》講香港或再出現移民潮,引述了保安局的統計資料,今年上半年有近4,000人移民,比去年同期升近一成。節目裏訪問了幾個香港人,有的憂慮香港的教育制度,有的不滿香港政府施政,有的覺得香港生活質素差等等。我曾經親歷的移民潮是中英就香港前途談判和六四屠城後,不斷目睹同學退學,說是要跟家人移民。那年頭我間中就坐巴士往九龍城的啟德機場送機,成為當時許多莘莘學子的課餘節目之一。

雖然兩位前任特首董建華及曾蔭權也有施政過失,但你還是深信只要香港人團結起來,好歹會爭取到一點改變的。可是過去一年,香港變得越來越陌生,我越來越懷疑這兒還是不是我深愛的城市。梁振英叫我最震驚的一次,是他惡形惡相要求向廉政公署舉報前行會成員林奮強的市民,應該向林奮強道歉。從前我們說「香港勝在有ICAC」,如今搵ICAC竟然會被特首兇!

之後接二連三地,香港的法律成為特首高官的私人武器。跟梁振英爭奪特首寶座的唐英年,因為僭建惹來官司纏擾不清,但特首自己家裏僭建卻可以不了了之。反政府的示威者會被警察和律政司低調通緝,窮追不捨,但為政府護航的示威者即使當街打人卻能逍遙法外。那種明目張膽地以法律打擊異己,是我自懂事以來從未在香港見過的。

無視發牌無上限政策

最近免費電視牌照一役,首先是特首無視既有「發牌無上限」的政策,猶如土皇帝般宣佈老子就係唔鍾意發三個牌。同時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竟然靜靜雞修改網頁,刪掉了「發牌無上限」的政策內容,以為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從前我們說香港勝在有自由市場,如今生意人不再由市場定奪輸贏,而是由特首一個人的喜惡去決定。毋須法律制度,只懂討好領導,這不是大陸官場的貪污腐敗是甚麼?

可是,香港越來越陌生又不只是一個特首和一班高官造成的,還有許多為了巴結權力而擅自猜度「聖意」的人,自行放棄香港的獨特價值。最新鮮滾熱辣的例子,是香港芭蕾舞團的新劇《紅樓夢──夢紅樓》,在首演後突然刪除一段與文化大革命有關的內容,包括文革時代的影像,以及身穿紅衞兵裝束的舞蹈表演。現時根據傳媒採訪得來的資訊顯示,香港芭蕾舞團董事局主席何超鳳,曾跟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同看首演,接着,舞團就收到刪戲指令。

首先聲明,我沒有內幕消息,不知道今次是誰人下的指令。我也不認識張曉明,不知道他到底平時有否看芭蕾舞表演。我想,如果真是張曉明以中聯辦主任之名銜去施壓,這一定是可惡至極;但相反,如果是由下面的人自作聰明,為了討好阿爺而這麼做,那就更令人憤慨。

香港芭蕾舞團是藝術團體,董事局主席何超鳳同時是天津政協,新劇首演她請了個中聯辦官員去觀賞,這當然沒有問題。回想我為《東宮西宮》演出劇目時,也請了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觀賞,據說他也是愛好藝術的人,此舉也算是推廣藝術嘛。不過,如果在某段表演,我瞄到財爺皺了一下眉頭,或者板起臉孔,而猜想財爺可能不喜歡這一節內容,於是我英明神武跑去跟導演要求:「刪掉這段錄影片段、丟掉,我不希望再見到這一段。」(這句是《紅》劇影片設計師憶述當時一位40、50歲的華裔女人對他的指令)這樣,就叫做自我閹割,沒有立場的藝術只是娛樂,用藝術去奉承權貴,而且還犧牲了藝術工作者的尊嚴去換取自己的政治本錢。

扭曲藝術迎合權貴

這種扭曲藝術去迎合權貴的事情已不是第一次。四個月前,屯門市廣場舉辦「我愛我家.城鄉生活藝術展」,當時正值民間反對政府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商場發展商信和集團的職員擅自拆下自己認為政治敏感的展品,包括拆走著名本土漫畫家小克寫着「強烈要求城鄉可以和諧合併」的作品,最後一眾參展藝術家杯葛展覽,活動以腰斬告終。我當時只為這些地產商悲哀,又想借藝術之名推銷旗下商場,卻要對藝術家指指點點,真正是又要威又要戴頭盔。

香港越來越面目模糊,上面有權的就目無法紀胡作非為,下面有勢的就爭相阿諛奉承,自行斷送香港核心價值。而無權無勢的巿民,眼看這個城市越來越陌生,真是欲哭無淚。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