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馬房」文化

分享給朋友

22/06/2008

雙聲道 – 「馬房」文化 毛孟靜

一個政治人最近來悄悄問道:港台仲點撑?她的意思,是香港電台看來行政混亂,內部的錢銀轇轕似見烏厘單刀,唉,看來撑無可撑……。

錯了。為什麼不。港台的行政錯漏,追源溯本,是一方面作為一個政府部門,必須依足政府許多官僚的規例,另一方面,港台是個新聞及文化招牌,且號稱編輯自主。眾所周知,採訪新聞,即使未至於急就章,亦得當機立斷;而文化事宜,牽涉創意,很難就一板一眼審查之。

這樣說,並非護短。事實是,在朱培慶尚任廣播處長際,已承諾在行政上「改過自新」,做得更好。事實是,市面有個「撑港台運動」,一直鼓吹的,就是港台脫離官方架構獨立。事實是,每在街頭呼籲香港人撑港台,只要一提《鏗鏘集》,許多市民的臉上,都會抹過一絲感動,一大筆的認可。

曾聽香港電台電視部一個資深製作人,閒談際埋怨道,港台外判文化節目,要跟政府部門規矩,先拿三張標書研究研究,但港台一直受政府的撥款「陰乾」,出價偏廉,外頭的文化人,一望而自覺似廉價勞工,或覺吃不消、沒好氣,或純粹不屑。

就是湊不夠三份標書,就是沒有許多人有興趣投標。那怎麼辦呢?或就需要考慮找一兩個「姨媽姑爹」的製作公司,呈交詐詐諦諦的標書。

但真做這個,滿足了形式上的要求,即是formality,卻肯定違反了技術上的守則,即是technicality,一個不好,又成了官僚主義(bureaucracy)的犧牲品。

三招「殺台」

好幾年前,已有港台高層私下嘆道,○三年五十萬人上街後,對北京及特區權勢一方來說,港台明明是個政府部門,卻吃裏扒外、倒戈相向,斗膽批評政府施政,必須除之而後快。

其時流傳的三款「殺台」手段,一是政府撥款逐年陰乾,二是特首加「頭臉一派」持續唱衰,三是以司法過程查找紕漏,打擊港台固有威望。最後一筆,曾向一大律師朋友提起,見她臉上來一大番慍怒。但沒辦法,形式就是形式,技術就是技術,法律就是法律,錯了就是錯了。

雖然,仍然可以想像,若政府同樣派六個會計師,到這個署那個局還有什麼公營機構,查找行政不足,大概也不會空手而回。

撑港台,固然不是撑哪個人,更要打倒的,是港台現存的制度—這邊要求它擦鞋,那邊警告它不准擦鞋—非驢非馬,官方就可繼續嘰哩咕嚕,每說到港台,就指鹿為馬。

諸如曾蔭權說的,市民不見得着緊港台或公共廣播一筆,香港人不見得急,那有關諮詢就慢慢來,無限期押後。他沒說出口的,是繼續慢慢陰乾港台,不但包括財政上,也包括精神上、士氣上,港台慢慢油盡燈枯就好。政府就可另起爐灶,繼續「唯威喂」,貫徹「馬房」文化。

但本地傳媒自我審查之風之熾烈,已迫到眉睫,牽涉的,有政治着數,錢銀便宜。香港亟須真正的不受政治壓力,不怕廣告杯葛的公共廣播。但這些話,到底是抽象的,彷彿與真實民生、搵錢世界無關。

216億買個希望

鴨寮街的小販投訴,經濟差得不得了,十元一件小孩衫,擺足一日檔都賣不出一件。附近黃竹街的批發,以前要「一棚人」維持秩序,現在「只要三個人可以看住成條街」。而公共廣播,吓?乜嚟㗎?

不不,我沒有脫離現實,沒有在街市跟街坊談「殺台」事宜。「乜嚟㗎?」一語,純粹合理臆測。問題是,若提「西九文化管理局」,坊眾反應,何嘗不是如出一轍。

相反地,政府高官卻說,西九文化項目,市民很急,計劃再不上馬就會令市民失望了。真的嗎?

於是,以二百一十六億公帑,為香港人買個「希望」。立法會會通過這十年來最大單的一筆過撥款之一。二百一十六億,搞文化。說文化,從政者請留意,香港電台,更是個文化老字號。過去四分一個世紀以來,我識得的文化人,無一不與港台有關連。

殺台,是政治,殺雞,是民生,因為又有禽流感之患,大家彷彿關心得多。但如果一錘定音,說香港人在乎民生不在乎政治,那就錯了。在一眾市集,大小檔主每一提起那個委任副局長、政治助理的鬧劇,就見「火都嚟埋」。

政治交易生根

市民不忿氣的,固然是花這一年好幾千萬的公帑,聘這一大班人「唔知做乜」,但大家同樣看到的,是這種關上門、在枱底、暗地裏的政治交易,這種拍膊頭老友記的政治文化,竟然真在香港落地生根。

最近,一個局長帶其政治助理落區,向街坊介紹其政治助理的有勢力政治背景,同時提醒街坊,區議會方面,有同樣的政治勢力,於是,政治上,大家識做啦。

這種馬房文化,或同樣適用於香港電台。有說,曾蔭權一心一意想另派一AO做廣播處長,只是給欽點的人,寧願辭官也不肯就範。是君子有所不為,抑或擔心在港台未有馬房,得孤軍作戰?若新的公共廣播架構真的由零開始,就可呼朋喚友「埋班」了。

肯定會由零開始的,是一個西九文化管理局,恐怕又會有一番分豬肉的景況,原本清清秀秀的文化人,頂得住馬房文化嗎?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