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亞視與梅鐸的Sorry

分享給朋友

17/07/2011

雙聲道 – 亞視與梅鐸的Sorry 毛孟靜

都說, 「錯就要認,打就企定」。香港的亞視新聞與源自澳洲的國際傳媒大亨梅鐸都因重大失誤,要四出道歉。梅鐸英國旗下招牌犯的事,擺明犯法,可以預期長時間沒完沒了。

卻只見世情一面倒,要當傳媒道德先鋒,很容易,聲嘶力竭地罵罵罵就好,但毋忘所罵的扒糞手法,卻也真嚇窒世界政商掌權的頭臉人物,肯定有助現代資訊透明……,梅鐸的囊中字號,繼續舉足輕重的,有英國的《倫敦時報》,還有美國的《華爾街日報》。亞視錯報江澤民死訊一役,時至今日,quite rightly 地已見沉寂下來,有這麼一副寬宥的大圍氣氛,不見得有誰仍在窮追猛打。

是這樣的,那天,與二兒正遊法國,收一亞視記者電話,來說網上鋪天蓋地的江氏傳聞,來問中國問題專家林和立的電話,我順帶提議也可找《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一問。

掛線後,一直縈繞的,是內地新浪微博還剛新增闢謠區,卻已開始給人取笑;闢謠者,闢的本身,可能就是最大的謠言。我大中國,仍是一個新聞封鎖的國家。

個人也因而有理由相信,亞視新聞部確有四出查詢求證,並非純粹報得就報;查證過而真心相信故事可靠而報之,罪不至死。當然會有人反問:那傳媒可以天馬行空,報乜都得啦。不不,代價會大得很,因為是把自身名聲押注,錯了等於自削公信,自身會是最大的受害人。

卻是,因為香港稀奇古怪的政治生態,這一次,亞視看來反而因而得益——新華社隔夜後否認、中聯辦隔夜後憤慨云云,足證亞視沒有熱線直通京城,不是港版CCTV,有助打倒之前的「被赤化」論。也同時證明眼前一個傳媒理論:網上消息,縱已給叫做第五權,仍缺信服力,要待主流媒體報道,大家方煞有介事,嚴肅對待。

1976 年,毛澤東的死訊標誌一個時代的終結和開始;1996 年,鄧小平的死訊錄得差不多的新聞和歷史觀感;但有關江澤民的類同訊息,卻恐怕未見得會平起平坐。或說,誤報名人死訊,總是有失大體,但在新聞史上,這固然不是第一次,也肯定不會是最後一次。

錯報例子古今皆有

記錄中,出名的古典例子,有1907 年馬克吐溫的故事。話說《紐約時報》一天相信大文豪坐船出海失了蹤,於是宣布他lost at sea;翌日即登馬克吐溫自己寫的幽默文稿,自行為疑似訃聞澄清,並答應為讀者追蹤真相。構成博君一粲的一幕。

稍為少人注意是更早的1888 年,諾貝爾的一個兄弟死了,有法國報紙誤以為是他,確切登出死訊, 把這個武器製造商形容為「死亡商人死了」(Le marchand de la mort est mort);一個流傳甚廣的講法是,諾貝爾看後,鬱鬱戚戚,因而成立今天全球矚目的諾貝爾獎。新聞界誤打誤撞,誤報原是壞事,卻促成了美事。

重大的政治誤報,首選自然是1948 年的美國總統選舉,結果異常緊湊,《芝加哥論壇報》決定要快人一步,卻又錯估形勢,頭條尖叫「杜威打贏杜魯門」(De wey Defeats Truman),霎時給當選的杜魯門總統笑至面。

上述的都是舊世界故事,今天科技發達,求證容易許多吧?不,反而因為要鬥快,錯消息一樣有,且多來自電子媒介。

1981 年,有人刺殺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不遂,CNN 報道時有意無意地全用上過去式,令全世界以為教宗是「已過去了」的人物。93 年,澳洲各大傳媒以訛傳訛,齊齊報道英女王母親已死(老太太多活九年,2002 年才辭世)。近至2005 年,加拿大電視台誤報一魁北克省前領袖的死訊,連歌頌生平的畫面都播了,忽然腰斬,訕訕糾正其人尚在人間。

也許最出乎意料的是,去年BBC 電台一個地區廣播網在播完《天佑女王》一樂後,忽然宣布「英女王死了」(Queen Elizabeth II has now died)。節自主持人後來承認是遊戲之作,Queen Elizabeth II 原來是一個facebooker的藝名……。喂,說的是BBC 呢,咁都得!

媒介出錯,就像人性,有惡作劇、押錯注或無心之失。亞視這一次的閃失,肯定不是玩之餘,似乎更多人怪的是,一個老闆高層涉嫌干預新聞部,齊指王征是江氏家族的皇親國戚,下令新聞部要報,結果報錯。問題是,如果就此報對了呢?

又怎麼算賬、如何評分?一般說來,編輯室獨立運作,老闆不應、也不准垂簾聽政,不許指手劃腳,干預內政。在香港,是否如此,大家心裏有數,譬如說,看一看香港電台。在外國也一樣,入梅鐸旗下機構辦事,不必由梅先生在你頸後吹氣,耳提面命怎樣編採,一個僱員為份工,會得自動迎合,一襯格局。

更何況,一個傳媒老闆在每天新聞運作中的角色,確是很難一刀切界定,尤其遇上重大事故,很難就叫老細行開,不准過問。要記得,當年《華盛頓郵報》也得有大老闆Katharine Graham 的首肯,一場水門事件、一個拉總統下馬的驚世系列,方有得面世。

社會指摘顯現矛盾

所以,假期後回家,見這個社會一邊指摘王征疑似介入新聞部不對,一邊又理所當然地,認為梅鐸要為《世界新聞報》的犯罪行為負責,感覺就有點突兀。

當然,梅鐸那邊的故事,主要是操守問題,且擺明犯法就是犯法,講完。但論傳媒操守,務請大家不要一刀切,不要總之事事聽上去好似不道德,就一定等於不道德。像偷拍, 「偷偷」聲,令人不快,但若為大眾利益,有人在什麼社區中心呃婆婆買假藥,會得飛到去偷拍;又像付鈔買新聞,聽上去不妥當?但如牽涉驚天大陰謀,你買不買?我買,只希望價錢不太貴。

偷拍與買新聞,相信梅鐸麾下的新聞從業員都擅長,不等於個個都是壞人。假期間,在阿姆斯特丹買到一份《世界新聞報》的最後一版,封面說傷感、但非常驕傲地(sad but very proud)告別一百六十八年來的讀者;封底引述喬治.奧維爾(George Orwell,《動物農莊》和《1984》作者)提及該報的上世紀一段文學文字,配以該報近年的許多煽情封面圖片,充斥Sex、Star、Boss、Girl、Shame、Scandal 等等的字。看,一邊覺得這份紀念刊cheeky 厚顏,一邊又想,沒有這些標題撐場,這份老報會不會生存到2011 年7 月10 號?

那個封面封底,也許就是當世新聞娛樂化的縮影,它的前度編採人員興奮過度,愈踩愈深,就忘了英國人那句「凡事要適可而止」的老話:Everything up to a point.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