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劉曉波的回家與去國

分享給朋友

10/10/2010

雙聲道 – 劉曉波的回家與去國 毛孟靜

10月8日早上,替新聞系的學生上導修課,我們談是日新聞,香港的鮑樸、北京的鮑彤都談到了,同學就是沒主動提到劉曉波,沒有談數個鐘頭後,這一年的諾貝爾和平獎或會花落劉家。儘管報上也有劉曉波「大熱」至賭博封盤之說,終歸不是粗黑大標題,許多人的心情,就是怕期望愈高,失望愈大。我也一樣。

細雪飛人權鎖北國

格林威治時間九點,是香港下午五時,泊好車子聽BBC,頭條新聞沒有劉曉波,二條、三條都不是……一身一心的繃緊,除了89年六四期間,沒經歷過這樣的感情狀態,是一份一頭栽進的尖刻,以及磅礡,然後來了「News has just come in … Liu Xiabo …」腦子閃過白光,鼻子像給打了一拳,眼眶就發熱了。第一個聯想,是香港網民Freeman Rebuildhk 在劉曉波鋃鐺入獄時製作的一段YouTube 畫面,題為《中國人權寒冬》,由劉數起,有師濤、胡佳等二十個良心犯,背景是紛飛的雪花,配樂是Auld Lang Syne,友誼萬歲。這一次, 中國人權果然贏得國際友誼, 外國人筆下的internationalsolidarity for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一點一滴,果然滴水成河。

上面說的外國人,是前捷克總統哈維爾(Vaclav Havel)。上月下旬,他在美國報紙發表一篇呼籲,說這年的和平獎應頒給劉曉波。

對一些讀者來說,捷克跟中國的牽連,似乎有點風馬牛,但只要細想,聯繫就紛至沓來。首先他們曾有「布拉格之春」,引帶出本國曾經一度的「北京之春」(仍然毋忘魏京生);然後哈維爾在1977 年為自己家寫的《七七憲章》(Charter 77),一樣幫忙inspire 了劉曉波對中共的《零八憲章》。哈維爾劇作家出身,原是一介書生,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他與一群同道發表改革憲章後,受到其時捷克共產政權的刁難,一眾異見分子都碰上麻煩,有輕如駕駛執照給吊銷、打字機給充公,有重如給擲入獄嘗鐵窗苦頭。

答客問誰是劉曉波

有時來一點軟的,有時來一點硬的,共產黨擅長分化而治,回看本地民主派的分裂。哈維爾說: 「Communist parties, then as now,prefer to divide and conquer.」在那個年代的捷克,宣揚《七七憲章》是政治罪行,會成為違反國法的犯人,回看今日中國的劉曉波,時光倒流三十年。1989 年,民主潮流席捲東歐,雨過天青,哈維爾由離心分子當上總統。

看人家的歷史過程,中共自然觸目驚心,引以為鑑。於是,在「大國崛起」的今天,既要顧全國際面子,又要把人民持續壓成鄉愚,全面封鎖劉曉波的得獎消息。周六夜,在香港有線新聞上看到的一幕,見一個北京青年愕然反問:這劉曉波是誰?

上世紀的西方,視前蘇聯為最大的政治敵人、日本為最大的經濟霸權,中國今日已成功爭取面目模糊化,透過「又要威,又要戴頭盔」的策略,用一張經濟面具蓋不民主、反人權的面貌,要讓外人看本國看得個無所適從。慶幸還有敢說話的中國人,眼睛雪亮的外國人。而香港這片號稱言論繼續自由的國土——咦,不是說一國兩制嗎——一樣有人玩面目模糊,一談到劉曉波這樁大是大非,由曾蔭權數起,一就是自行封嘴,一就是販賣無知,只差點未反問: 「這劉曉波是誰?」也有原本作「洗心革面」狀的政治人,屢扮為民請命先鋒,到底卻是時窮節現,說這諾獎事宜,不過是asnub on China。

當然,言論自由呀。卻也因為有自由,仍然要為了政治「正確」、政治利益而說顛倒的話,令聽者更為傷神。還剛收到一條消息,北京人民大學社會學教授周考正夠膽在校園暢論中共建國後的大饑荒為「一場地道人禍,是全世界最大暴政」。

這款講座,自然受到封殺,只是未知周教授的下場還有沒有下文。那個對比是,在沒有言論自由的土地上,明知要付出代價,仍然有人繼續發聲。劉曉波的代價,是坐牢。他們令我們驕傲,也令我們慚愧。

劉的《零八憲章》,主旨是挑戰「一黨專政」,反抗中共的權力壟斷。諷刺的是,一樣是個書生,劉曉波卻不像哈維爾;他沒有政治背景,遑論政黨聯繫,反證了一黨專政的威力。

良心犯去國恐難回

眼下的新聞角度,都聚焦在釋放劉曉波,讓他12 月出國領獎去。比較少人問的,是這良心犯願不願意去國,因為去了,恐怕就回不來了。回看魏京生、王丹、嚴家祺等一大班流亡人士。王丹現在在台灣,連香港都來不了。

一樣是諾貝爾和平獎,93 年南非的曼德拉得獎時已給釋放;91 年的得主昂山素姬從來表明不願意離開緬甸,連曾有丈夫及孩子的英國老家也選擇不回去。更早年的,有83 年的波蘭得獎人、工會領袖華里沙;他本來已得當權者放行,就是不肯自己去,怕出了國回不來,讓妻子去代他領。更遠的,是75 年的得主,前蘇聯的良心犯沙哈洛夫,不,當年的蘇共監禁他,不放人,但到底他的太太也可代他領獎去了。

沙洽洛夫終在86 年,在哥爾巴喬夫的開放政策下,重獲自由。

劉曉波的太太劉霞說,她最大的心願是, 「劉曉波能明天回家」。沒有家,哪有國!

哈維爾早前的倡議文章,呼籲這年的和平獎頒給劉曉波這first Chinese recipient。卻有許多人認為,第一個得此獎的中國人是達賴喇嘛,劉排第二。問題來了,達賴到底算是西藏人還是中國人,又抑或,西藏人是否等於中國人?有說,根據北京官方的華人諾獎得主名冊,達賴不在其中。且看日後update 這份名冊,有沒有劉曉波。

但新世紀新思潮,論人權無疆界,家比國讓人覺得重要,國際傳媒一個新興的專欄作者銜頭,就叫Globalist。三十五年前,沙哈洛夫透過他的太太向世人說的一句話,代表了人權全球化、普世價值,就是好:「I beg you to remember that the honour which was granted to me is shared by all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in the Soviet Union as well as by all those who fight for their liberation.」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