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又是張超雄的故事

分享給朋友

20/12/2009

雙聲道 – 又是張超雄的故事 毛孟靜

每次見張超雄,總覺一點壓力。那分壓力卻是愉快的。張讀的是社工,做的是社工,教的也是社工,他的故事都是老弱傷殘、冷暖人間。也因為他,這些故事並非只是數字或個案,而是貼身的、有血有肉的人性描述,聽得人一頭一腦的泫然。

上周,張辦了個叫「風暴過後的孩子」記者招待會,內容說家庭暴力對兒童的影響,他們做了個調查報告。老弱傷殘,新聞界也多視為老生常談,總共得三個記者光臨,一間陋室坐滿的,是曾受家庭暴力的婦女,以及一些孩子。

說的,是確切的童年陰影。一個女子說,當年一屋的打罵吵鬧,「一家之主」對小兒的性騷擾,「老是叫小孩脫褲子」,夫婦離婚後,女兒有幻聽,「成日有一把男聲向她暴喝」,而兒子書讀不成,「人家上堂學習,他就給面壁罰企」,今日,工也做不好,「做……保安幾個月就給人炒了」。

家暴受害人

家庭暴力的主要受害人絕大部分是婦女,抱一個揹一個,淌淚抹淚,外人主要關心的,也是這個媽媽,孩子就都不過是附屬品,沒有輔導,沒有評估,就叫媽媽你自己看着孩子吧。可憐媽媽說「我不識得怎麼做,怎樣教」。

調查報告說,虐偶的個案中,有四成五同時涉及虐兒。可是,即使兒童沒有直接受創,淨是目擊家庭暴力,一樣會留下老大的、隱形卻又真實的疤痕。張超雄說,在這類香港故事中,九成的孩子耳聞目睹父親的暴力行為,「……在廚房『撑撑』地磨刀」,而西方社會的同類數字一般只是四成左右。

問張,這與國民的「豁出去」性情以至文化都有關吧?他答:有,但更基本的原因是,這個城市的基層住所空間狹窄。叫孩子入房?根本沒房。

因而立刻聯想半山八十八樓天價豪宅。那個天價,世上數一數二。香港的貧富懸殊,一樣世上數一數二。

對家庭暴力中的貧窮婦女可否多幫一把?行外人想到的,往往先是理念一大堆,原則一大碟。實況是,一個女的受不了報警,拖兒帶女坐在警署好幾個鐘頭落口供;末了要去醫院驗傷,再呆坐一段長時間,又要把事件始末從頭說一遍;之後到庇護所,「嗱,並非長住」,又再要把自身故事多講一次。身邊的孩子只茫茫然跟着轉。由報警至可以在庇護所躺下,當中得相隔足足十二個鐘頭。可以想象,由半夜三點到第二日的下午三點。

菜園村村民

這些女子卑微的要求不過是「一站式」的幫忙,起碼口供只需落一次。社工或可做得更好?卻是,張超雄說,一個社工手頭有七十個案。七十個。於是,也許連當事人臉長臉短都未分清,遑論當事人身邊的豆丁。聽上去,就像教改中的老師故事,壓力大,吃不消,做不來。

多一點撥款,多一點資源,有錢好辦事吧。回到正題,為暴風家庭的兒童扶一把,做心理評估、輔導跟進,同時提供家長親子教育的支援。說的公帑,那麼丁點,比起天價高鐵,真是微不足道。

上周千人圍堵立法會,抗議立法會就高鐵撥款,張超雄跟菜園村的村民在一起。菜園村的故事,由朱凱迪及他的團體幾經艱辛,終於得到媒介青睞,在社會上發揚光大。卻也令一些人誤解,反高鐵,淨是為了保菜園村。於是有振振有詞的反駁,喂,總共那五十戶村民,不要阻住地球轉,「發展」潮流,浩浩蕩蕩……。

忘了大角咀舊樓業主受高鐵工程影響的困境,不理將來西九龍總站一帶的塞車恐怖,「泵把貼泵把」的交通,還有廢氣,請以今日時代廣場周邊的交通作參考。但歸根究柢,是高鐵路線設計的不合邏輯:香港有近半人口住在新界,不日坐高鐵,要先南下到九龍末端,再北上回家。高鐵造價,甫開口六、七百億元,值得花嗎?並非就是說,啊省下的錢就用在幫忙老弱傷殘,雖然係又都幾好。但問題的癥結是公帑不能花得冤枉。

反高鐵撥款,不等於反高鐵。許多人都基本上同意,香港要有高鐵跟內地的網絡接軌。早年香港要起地鐵,也一度有老大的反對聲音,說本市不過像一幢唐樓,只得幾層,走樓梯就好,不必另起電梯。時至今日,誰能想像沒有地鐵的香港。不反高鐵本身,問題是怎麼走、花多少,有沒有夾硬上馬,不但勞民,且「害」民傷財。這個政府實在該停一停,想一想。

謠言滿天飛

要反高鐵撥款,立法會中的保皇黨,尤其是絕大部分的功能組別議員,都會嗤之以鼻。這些人都有既得利益,坐擁「着數」,得令投票。對這個局面曾有貼身體驗的,只是張超雄,他也曾是功能組別議員。

香港政治這樣走下去,以本市發展速度計算,不日會勝過澳門,超澳趕澳,禁外頭記者入境?香港急起直追。

本地民主派爭普選新一招,焦點是廢除功能組別,行動叫「五區總辭」,還未實行,已見謠言滿天飛,子虛烏有的gossip,一時變成solid rumour,差點就是near-fact;忽然有說余若薇代陳淑莊補選港島區;網上有群組倡議,不如由陶君行代梁家傑出戰九龍東;亦讀得報上一句評論「毛姓女士冷言冷語」;當下失笑,不知那位作者哪隻耳朵聽得本人「冷冷」,還請去垂詢來訪記者,我在電訪受訪數句閒話,不知多熱烈坦白。於是想,這類點名甲乙丙的故事,陸續有來,之前無心,後來有意地在民主陣營搞分化,還看幾時會有人故意挑釁,擺明「玩嘢」地提議,咦,張超雄不如去新界西補選。

這不會是張超雄的故事。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