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國慶釣魚的王法

分享給朋友

03/10/2010

雙聲道 – 國慶釣魚的王法 毛孟靜

10月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六十一周年慶典,是日假期市民紛紛上街去,可是相同的市民出席不同的場合,卻會有兩種截然迥異的待遇。

這邊廂,三千權貴集會展酒會,好一個「勾地中,拍賣勝,觥籌交錯,坐起而喧嘩者,眾賓歡也」,玩弄七八呎長的舞獅,幾十呎長的橫額,由警方到嘉賓都沒有一個覺得這些大型物品有問題,可能危害公眾安全云云;那邊廂,中聯辦外最多只有幾百人的遊行隊伍,抬一個小到只有一呎乘四呎半的袖珍棺材,警方卻說這是「大件物品」、「有可能會影響公眾安全」,連大一點的橫額都禁止,然後對手無寸鐵的市民狂噴胡椒噴霧,如此的雙重標準,請問這是一個公平的社會嗎?

權貴愛國凌駕法律特區政府一面用法律為理由,有理無理都打壓異見人士的合法權利,同時卻不斷對「愛國」人士的行為,隻眼開隻眼閉;君不見每年慶典前後,總有好幾十個自稱「愛國愛港」的團體,在大街大巷的行人路欄杆上,高掛彩旗甚至國旗?可知道根據一般的執法標準,凡高過欄杆的旗幟,由於可能會影響駕駛人士視線,真的影響公眾安全,因此全被禁止。有小市民向食環署投訴了五天,特區政府仍不為所動,漠視市民安全而不顧,完全一副「唔得閒睬你」的態度。

同一個食環署,幾個月前才以六四屠城展覽「違反公眾娛樂條例」為理由,無理閃電執法;可是當港九新界各大旺區都充斥這些真正危害公眾安全的彩旗之時,食環署卻失縱了。要不要小市民在慶祝彩旗旁掛一塊「平反六四」,又或者在旗上繡上「民主女神像」,食環署才會執法?

看起來,香港這個法治社會,已經漸漸倒退成為個人治社會。只要係「愛國愛港」,在香港似乎可以凌駕法律。特區政府經常以「此問題屬個別事件」為理由,既不作評論,亦不去檢討錯失;可是個別又個別,個別何其多?為什麼一連串的個別事件一再發生,我們的政府卻什麼都不處理,什麼都不改善呢?鄧小平所承諾的五十年不變,早就好似董建華的八萬五,以及邱騰華的慳電膽一樣,不再說,就已經不存在,連關注綜援檢討聯盟的年輕女社工,想在十一國慶去澳門特區慶祝一下,都會因「危害澳門特區的治安」理由而被拒,到底什麼是治安,什麼是安全?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個特別行政局的各級官員,還請出來解說一下。

權貴謀利玩弄法律

更詭異的是在國慶前夕,我們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土釣魚島,卻被日本人一而再、再而三侵犯了;如今釣魚島不但給日本人佔了四十年,而且連在大陸互聯網都成為不可搜尋,甚至不可提及的「禁忌字」!

保釣四十年,由我十多歲開始參加至今,神聖領土的狀況每下愈況;九七前的香港仍是英國殖民地,可是1996年港人陳裕南卻可以手持五星旗,首次登陸釣魚島插旗;回歸後的香港呢?由初期的保釣船可以出海,到連續兩年,遭特區政府一再以荒誕的理由禁止離開香港水域,我真的很想問,究竟神聖領土還容不容侵犯?究竟這些愛國愛港人士目擊神聖領土遭受侵犯之時,或者一再耳聽特區政府無稽的禁出海理由之時,他們究竟有什麼感覺?

一年前保釣人士出海,先有消防署指設備不符消防條例,再來海事處截停,指不符「非捕漁活動」;一年後保釣人士再出海,先有人投訴船上有老鼠,這次已經打正旗號去釣魚,根據香港漁業保護條例,捕漁的定義包括捕捉魚類,漁民的定義就是去捕漁的民,而香港既沒有法例規管漁民的專業資格,也沒有法例禁止捕漁過少或技術不精,那麼為何今年保釣船也遭「軟禁」在香港水域呢?香港還有王法的嗎?

話說王法,無法不提劉皇發,他身為行政會議成員漏報買樓,公眾質疑他在獲悉政府穩定樓市措施下大舉入市,未有按規定填報2 月及4 月購入十九個物業及樓花單位,以及其兒子公司買入的八個單位(轉售了三個),足足二十七個交易,作為警察世家的特首曾蔭權,居然不收緊行政會議的申報機制──如公務員連家人都要申報,反而要放寬到擁有五成股權以上的公司才須要申報,這簡直是變相鼓勵官商勾結。

是否以後行政會議的成員,凡持有四成九股權就可以任意從政府取得政策的機密文件,交由家人及自己隨便圖利?把五成一的股權交給兒子,自己持有四成九的股權,這樣簡單的方法誰也會隨便想得到,如此明顯的危險,特首居然選擇視而不見,為何對付小市民永遠從嚴,招呼權貴永遠網開一面,甚至要改法律去遷就他們寶貴的炒樓利益?

也許,香港現在推行「一港兩制」,一制嚴待小市民,另一制則讓權貴逍遙法外,是嗎?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