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對不起這一代年輕人

分享給朋友

30/01/2011

雙聲道 – 對不起這一代年輕人 毛孟靜

一句老生常談,是香港有自由、沒民主,令人錯覺,有自由總還不錯哇。確是,我們到底還有「對領導人不敬」的自由,但套諸政治實踐,政改方案過後的那個什麼超級區議員的席位,大眾選民既無提名權,遑論參選權。當然,要先去選區議員呀,選到,就有你份。

問題是,在眼下的選舉制度及政治文化,要選到的簡易方法,隨時可以是多派幾碗叉燒飯,對了,還有電飯煲。香港許多的自由,講財力,計利益, 「數」最緊要。

包括新聞自由。香港長年以「新聞自由亞洲之最」這個金漆招牌為傲,卻是,經過風吹雨打,不管金漆銀漆,一樣剝落,因為太多的新聞老闆、太多的傳媒高層,忙不迭地哈腰涎臉,把新聞變成政府宣傳,甚至似詐詐諦諦的官方打壓。本地傳媒的公信力跌,幾就是歷史的必然。

政府無信鄉紳無道

何鴻燊家族爭產案到底牽涉多少公眾利益,見仁見智,但當英國《金融時報》亦以頭條故事處理,叫之曰〈Ho familybattle over ownership of empire〉,這個標題,確是sexy,公眾興趣,我有人有。但最終,all news is local,菜園村年輕人道德怒火蔓延一章,果然就是另類故事了。

他們說,先有無新聞「誤報」朱凱迪的話,原文「要保安抓另一個示威者的腳」,變成朱凱迪踩保安的腳;再有港鐵及政府聲稱菜園村關注組在自拍的影片中「刪剪關鍵情節」,一眾傳媒,卻連什麼是「關鍵情節」都說不清,總知你講我報,搬字過紙,不見有什麼求真的精神。九七回歸前的傳媒,遇上這種故事,會找專家比對一下,求證什麼畫面不見了,而這些情節又有多關鍵。嘆今非昔比,上班下班,但求含混交差;Investigative journalism,恐怕亦已成了恐龍名詞。

還幸新世代有互聯網,當新聞報道已淪為公式,有心人還可以借YouTube 等網上渠道,不斷重播關鍵的片段,讓大家評一評什麼是真相。菜園村關注組也請來前港隊的柔道隊成員,以專家角度分析保安員的「浮腰」動作;這些原該由傳統傳媒做的報道,今天卻只能靠雙方各自論述,新聞機構集體在這些問題上交白卷。

報道有錯漏,尚可歸為無心之失,但社論,就應黑白分明了吧。明明是有鄉紳承諾賣地給村民起新村,但通往那塊地的一條路要收路權費,那個價錢,且鍾意就幾級跳,三十萬變五十萬,五十萬變五百萬,姿態似變相勒索;要重建家園的村民,先是傻乎乎,然後慘兮兮,這是私人產權的爭議,沒得報警?但政府不是也曾承諾「先建後拆」的嗎?

錢多有權權大有理

現在的局面,卻是先拆又沒得建。一個比喻,是答應你月球上一塊地,但你卻沒得搭太空船。某報一篇有關社評惹來爭議,是因為把村民爭取公道等同爭取「特權」,這樣說,不但不公道,且讓人覺得是站在高牆,向下面的雞蛋擲石頭。

明明是我家,政府來強行收地,好,以發展之名,少數服從多數,但「收」後服務,一樣得公道解決。文明社會令人最惶惑的一幕,是我原是清清楚楚的受害人,但經過一番嘰哩咕嚕的文字演繹,原告成了被告,好人變了壞人。

新界大好風光的地皮業權,到底是怎樣一幅光景?誰可以向誰收「買路錢」?

買了地但未買路,怎辦? Right of way 和right of access 有什麼分別?還望社會的第四權好好為大家分析,細說從頭。

「幹嗎又在菜園村這樣對付那班後生仔?」說這話的人,是個心平氣和的的士司機。

周六下午,甫跳上車,一說地點,他已附和「哦,華叔度」,然後慨嘆一國兩制已死,看王丹「已經退到沒得退」,北京就是不讓他來。

聽知情人士說,曾蔭權政府原也想做場好「騷」,讓王丹飛,連細節都談到了,最後仍給北京以「政治理由……做矮仔」。北大爺不放心的不外一,此行開了先例,以後恐怕麻煩多多;二、王丹是六四圖騰,官府豈能為悼「六四」變相造勢!

在聖安德烈堂,重複又重複的Amazing Grace 催人眼淚,見到一張又一張熟悉的臉,包括劉千石,就覺得往日的一切,都是值得的;還有忽然看來蒼老的李柱銘,還有年輕得出奇的李耀基,於是又回想朱凱迪。

這一代的政權,對不起這一代的年輕人。

舊時,高官做了理虧的事,在鏡頭前不但結結巴巴,更有落荒而逃的場面。今天,曾蔭權不准王丹來港,把一國兩制壓縮至零,看他面對傳媒那副近意氣風發的滿不在乎。也許,什麼新聞招牌都已在掌握之中,沒事沒事。與此同時,其他的人肉錄音機高官,就只會把官方的話重複用口舌播一次……主流傳媒一再萎縮,年輕人寧可上網。

另一邊廂,民間有錢有面一派,就可以大放厥詞。話說有親地產商的ibanker 忽然發表納粹港論,說「低增值」的老弱煩請搬離香港,讓更多「高增值」的大陸移民駕臨。增值者,搵錢能力也,人民果然就是支持經濟、支持政權的零件耳,生了銹,就要給掃地出門。

說這種話,竟然也不必擔心輿論反響——反正不管對錯,強權等如公理,高增值人士的話總是對的,低增值人士的話就是錯的;權大就是理大,香港已變成這樣的一個社會?不,我這一代不會接受,年輕一代,更不應接受。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