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張超雄……的故事

分享給朋友

19/07/2009

雙聲道 – 張超雄……的故事 毛孟靜

不過一石之遙,有龐然而現代的貿易廣場,一貫的處處大理石,塊塊大玻璃。眼前這幢矮舊樓,留下的招牌有炎坤行電鍍器材、志誠汽車、樂聲捲閘。樓上外牆,且有室內樹幹根逼爆外露,幾讓人聯想吳哥窟。

當然還有黃乃忠的新忠花店。他的花店,做的是舊式花牌生意,像中式酒樓外頭掛的××聯婚、街坊的慶典搭台布景。黃說,這門手藝,看來將會式微。

黃乃忠是深水埗福榮街重建項目中,最後企圖拒遷的住戶,也是唯一的一個。之前曾問一直在跟進事件的張超雄,只剩下一戶「單打獨鬥」,恐怕說服力不大?文明社會,講究少數服從多數,怎地其他人都同意搬出,獨獨留下黃一戶?

張超雄答,其他人,根本也沒選擇,市建局說一定要拆,房協話一定要搬,民不與官鬥,大石砸死蟹,政府那種欺壓的迫遷手段,普通市民應付不來。

黃乃忠看上去卻也就像個普通市民,輕言細語、斯文淡定,沒有頭纏紅巾來一番聲嘶力歇,他的眼鏡片後,有那麼一抹堅毅就是了。他把玩着手上一個比巴掌大一點的袖珍花牌,沉吟說,希望可以到學校去推廣這種小型製作,代替一般的獎狀紀念旗。

無稽之談

那個早上,黃固然並非單人匹馬,而是有一批年輕的保青分子及一班舊街坊,實實在在地站在他身前身後聲援。一個街坊女子一度扯開喉嚨喊,她與其母原本開開心心地賣菜,給迫遷後,媽媽也就鬱鬱而終,「我都不知她是怎麼死的」。

張超雄說,只剩少數的一個,不等如公義已得實踐,已見彰顯。

誠然,少數服從多數,人家大美國的總統也是這樣選出來的,卻是,這次揀錯了,下次可以重頭再來,這就是民主。相對而生的透明、開放,包括敢為人民喉舌的新聞界,總有撥亂反正的渠道,相信公道自在人心。誠然,有誰會說文革中的大多數,跨整個國家版圖的年輕人大串連,就代表公義?有誰敢說,大多數話事呀,於是任何少數類別,亦即文明社會的弱勢社群—他們永遠弱勢—就都不必出手去幫,一手撥到陰溝就是?

熟悉黃乃忠這個名字,還是因為動物地球的黃繼仁早前在網上傳來訊息,謂黃乃忠給誣稱虐貓。那個早上,深水埗重建關注組在福榮街現場派發的單張,白紙黑字道來:「前陣子,漁護處以有人投訴黃乃忠虐貓為理由,要求上門調查,追問之下,透露了投訴者是房協,而房協卻於事後否認此事。事實上黃乃忠只是收養被遺棄貓隻……虐貓之說是無稽之談。」  有關房協一筆,令人極度不安,真有如此的滋擾迫遷手段?此事關乎一個政府部門的誠信,豈可不了了之。

官迫民反

那個早上,官府說黃乃忠「霸佔官地」,來強行收樓,但他的上訴官司仍在繼續。這個主角不願上演給抬走的煽情畫面,還幸有兆基創意書院讓他的花牌工作坊暫時棲身。問黃,或說他「貪心」、「搞事」?

搞事?他苦笑,「這長長一段日子的精神困擾」;而貪心云,他說,不是錢的問題,而是受迫遷的不合理過程,他日後的花牌生計,這門手藝的未來。

不淨是一個人的故事,不淨是一門手藝的未來,牽涉公眾利益、新舊香港、官迫民反—或民不敢反、民反不了。

「唉,都不知有沒有用!」一個在大太陽下頂着傘,仍然一頭大汗、一臉通紅的女子,邊拉着她的智障孩子走下花園道邊說。那是另一個上午,足足兩個鐘頭,由集會到遊行至禮賓府請願,二百多個智障孩子的父母、老師校長以及義工,還有孩子本身,有好幾個且坐着輪椅,浩浩蕩蕩要求政府讓滿十八歲的智障學生,在九月開學時仍然可以上學。這是張超雄帶來的另一個故事。

請願的爸爸,包括張超雄。他的女兒剛滿十八歲,新高中制下,政府停止資助特殊教育學校的「超齡」學生。張在集會演說,說是「幫自己」,那當然是謙詞,他一直在幫的少數弱勢社群,還少得了嗎。雖然,他的切膚之痛,也是許多人的切膚之痛,包括「外人」。

有句老話,What the eye doesn’t see, the heart doesn’t grieve over。見了,知了,那份痛,就來了。年前曾受邀去訪天保民學校,那是主要為自閉症兒童辦的特殊教育,聽老師說,這些孩子學得慢,必須重重複複,有時候會沮喪,但一定要堅持。一個班上,有一對頭髮微鬈的孿生兒,讓我聯想自己孩子小時的模樣,其中一個,末了拉着我的手不想我走,那是任何為人母者瞬間都受不了的場景。

這些學生十八歲後,應該仍可繼續讀高中,容許留級生,起碼三年,還望可延長至六年。學生人數三百多,每年牽涉公帑大概五千萬,卻不會是額外花費,因為政府的教育撥款餘額,付得起有餘,遑論庫房根本水浸。「費事浪費納稅人的錢」?政府有沒有問過納稅人?

而孫明揚在哪?林瑞麟之流困身政治糾纏,民望負數尚有藉口,但負責教育的局長一樣讓市民看扁,眼下,就都明白了。

一周兩幕,大城小景,或可說小城大景,有「用」嗎?沒有民主政制的支撑,很難說。香港人與香港地,繼續蹉砣廝磨下去。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