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政治規劃下的大國媽媽

分享給朋友

10/04/2011

雙聲道 – 政治規劃下的大國媽媽 毛孟靜

上周末,新華社沒用中文,淨用英文發稿,來奚落艾未未,叫他做「三流」藝術家。

評論自由,不要緊,梵谷生前也沒賣出一幅畫。但這三流評論,只用英文表達,就擺明對象是英語世界,而英語不就是世界語言?足以證明,艾未未是當世最具知名度的中國前藝術家,他的忽然失蹤,忽然被捕,惹來全球關注,北京也就要捲起舌頭,回應西方,吹一下水。

起初,中共對艾未未一幕裝個若無其事,後來給美、法、英等的外交言論迫得急了,就翻出了一個涉嫌經濟犯罪的罪名。這條罪名,因為給世人的感覺仍然「忽然」,總是不夠,於是官方開動宣傳機器, 「給力」唱衰,玩這藝術家如玩政治人:左錢銀,右女人,由五毛黨興興頭頭地發揮這個道德審查力量,一時說艾袋了多少避稅逃稅的錢落袋,一時又說此人乃現代「陳世美」,不知有多少婚外情。

但艾未未的真確政治行為,譬如說,自行去一數四川大地震死了多少人,公開批評豆腐渣工程,那是提也不用提的。

為抹黑艾未未開路的官方喉舌,有《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一個評論重點,是叫人尊重中國司法制度: 「將中國司法的一個具體案例上綱上線,並用激烈的評論攻擊中國,這是對中國基本政治框架的輕率衝撞,也是對中國司法主權的無視」。

所謂「法治」隨時人治

在中國司法制度下,劉曉波縱是寰宇公認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但在中國,他不過是個經法庭定罪的監犯耳。

還剛受盡司法折磨的趙連海站出來,為艾未未說話,一句「我將以死抗爭」,聽者無不動容。一個人如果連死都不怕,大概沒什麼好怕的了?

不, 仍然要怕連累家人,尤其孩子,怕「誅九族」。趙連海忽然、竟然肯站起來、站出來聲援艾未未,已經非常了不起。

實實在在,不見得還有誰對中國的司法充滿信心。趙連海明明是原告,是毒奶粉受害兒童家長,反成被告,給揹上一個奇形怪狀的「尋釁滋事」罪名;經歷這一案後,本國司法制度的公信力,恐怕已跌至零。香港一些民意機構,常愛做一些「你是香港人,還是中國人」的三幅被式調查,可有興趣試試做一個「你相信香港司法制度,還是中國司法制度」的民意問卷?

北京早在九七前,警告香港不要「政治化」,特區的親政府議員和傳媒也喜歡把這三個字以罪名似的口吐出來。到底是誰最熱中「政治化」?不就是北京政府自己。看眼前艾未未遭遇的政治包裝。而毒奶粉案,原本是一個最基本簡單的民生問題,最終卻變成一個如假包換的政治議題——一個不公的司法制度,在可意隨意加減乘除的「依法而治」精神下,不但不幫受害者,輕放了肇事者,更來重罰原告。

中港媽媽搶奶搶床

這番擺明車馬的政治化後遺症,對民生的影響無比深遠,舉國同胞都不再相信崛起大國製造的奶粉—— 「有毒的! 政府豈止護短、簡直包庇!」——都紛紛去搶購、去囤積外國奶粉。

內地人大舉南下到香港掃入外國奶粉,即使是會惹輻射污染疑雲的日本奶粉,不怕,照掃如儀。於是,連疲於奔命報道自己本國災難的日本傳媒,都出奇了:怎地吃盡天災人禍苦頭的日本人都還未搶購奶粉,反是中國人在爭買咱日本奶粉?

國際傳媒又有東方奇情故事,panic buyingof baby formula in Hong Kong,可憐香港媽媽買不到奶粉。不比「盲搶鹽」,這一幕「盲搶奶」有的放矢;確係有需要,確係擔心買不到。

沒有民主,哪有民生。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一國兩制,特區的一制,是資本主義,亦即尊重自由市場,還看自然供求呀。但這盲搶奶潮,就是不自然——不是天災,而是人禍。卻是,向北京學習政治化的曾蔭權政府自然不敢出手,不敢碰這嬰兒奶粉的「政治」議題。若提出限購令,不是擔心干預市場(一單又一單的明益地產商,造就地產霸權,還干預得少了嗎?),而是確認神州毒奶粉的後遺症;這個,逆批龍鱗,可是會變鵪鶉夾尾巴的。

要做個新聞特輯,不就是做香港媽媽真難,除了奶粉,準媽媽還要擔心怎樣去「搶」產子床位,話說要提早一年去輪候。但我的香港母親定義,包括「香港人的內地配偶」,既然爸爸是香港人,孩子該就有權在香港出生。

三年多前,透過荃灣明愛中心,親聞這些待批單程證孕婦的淒涼故事,今天用語,就是「被政治規劃」。今天,這樣的一個香港娃娃,已會得叫我阿姨。

說情,是難的。九七前的香港「大逃亡」潮間,多少香港媽媽遮遮掩掩到美加等國生孩子,買個保險。除了說大陸孕婦貪香港福利,她們也有政治考慮吧。又不能完全不同情中國母親。

聲援艾未未,也支持他敢言的母親——高瑛,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中國媽媽。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