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時代廣場的billboard

分享給朋友

11/10/2009

雙聲道 – 時代廣場的billboard 毛孟靜

駕車出香港仔隧道,往紅隧方向,常常在堅拿道天橋塞車。蟻行間,會想一想側面時代廣場外牆的巨型廣告牌,內容從來都是時尚消費,俊男美女。有半個月了吧,那個高高在上的露天廣告,瞄一瞄,赫見「露點」。

頭一兩次,還以為看錯了,但次數多了,已用腦影印畫面內容:是兩個女模特兒的大特寫,配襯的字句,是 You Can Always Get What You Want。每個字的開頭,都是大草,而那個大草A字座落在較年輕的女模胸部,而她敞開一邊的衣服,坦胸。

於是,隱隱奇怪,在這個似乎喜歡把道德審查作攬枕的小城,怎地還不見如明光社一類組織跳腳站出來,高呼傷風敗俗之類的話。當然,那個廣告懸半空,街上的人看不見。但正正面對,可是一排連綿的民居。家家望出窗外,兜口兜面,卻未聞有媽媽投訴,說教壞孩子。會不會有男住戶不滿,叫這做性騷擾?

一樁權力事故

想起這個,自然因為甘乃威的故事。都說,政治,一星期也可以是一世紀。過去七日,對當事人來說,該就是地老天荒。近年沒有一個香港故事如此深入民心,鋪天蓋地;每到之處,由大學堂的保安員至停車場的收銀員,都「一觸即發」,甫見面即要談起。

個人認為,這不是一個性故事,而是一樁權力事故。口頭的騷擾很難定奪,讀平機會的定義,謂如果你三番四次向人家邀約,而對方三番四次拒絕,閣下都可以被視為性騷擾者。死未。問題是,事件一開始就給搭上個性字,而性與錢從來是政治人的死罪。

有說,為何要小事化大?這種講法是完全低估了上述「死罪」的嚴重。可憐甘氏身邊沒有政治化妝師,以為可以小事化無,言不及義地含混過去。上周,即事故公開當日,當連一向斯文淡定的有線新聞,報道旁白都以質疑的語氣說:那到底為什麼要解僱那名女助理呢?沒有解釋。本觀眾一聽,就只覺甘乃威豈止大事不妙,簡直是大事更糟。

桃色角度的道德審判,沒意思,不見得當事人曾向選民承諾不會「口花花」,不會對太太不忠。人有變心的權利,現代社會容許離婚。可還記得,誰誰曾有婚外情、某某有「滾」的歷史,還有一雙在酒店房外的皮鞋,都不見得引起軒然大波。當然也有人不堪輿論壓力,自行引退,但那是個人選擇了。這樣看來,一般香港人都未必是道德清教徒,若純粹以性的角度審視甘乃威事故,會容易淪落成雙重標準、精神分裂。

底線是,被告有沒有以權謀私?着眼點就是「炒人」一筆。不但是炒,且要人家即場執包袱。因為有了後來確認「示好」的底,就容易鞏固最初「求愛不遂」的指控,牽涉的是公職與公帑的運用權力,帶來的就不淨是公眾興趣,並非像八卦「隔籬屋主阿陳生包二奶」式的好奇,而是確切關乎公眾利益。

歷史沒有如果

政治公關說,任何疑似醜聞,都要掐之於萌芽時,最好不要過夜,限期二十四小時。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如果甘氏一開始即使並非君子坦蕩蕩,但起碼小人坦白從寬:「如此這般,有誤會,為對方困擾致歉,兼願意賠償……。」那個反彈的火力,應該會低好多。只可惜,歷史沒有如果。

有人怪責政黨內鬨,以至政治陰謀,亦有人指摘傳媒「惡」勢力。但連毛澤東都會說:「黨內無派,稀奇古怪。」傳媒……個人一度確切擔心的是,對民主黨主席何俊仁的誠信質疑,因為一度有指他向事主賠償多少的建議,聽上去,就是「掩口費」,就是 cover-up 。但我信何俊仁,信他的操守。至於判斷,是出於保護兄弟的義氣吧。這許多年下來,從第三者聽過不少有關何俊仁的義氣故事,包括如何出錢出力,為大陸的異見分子討回公道。他卻不邀功,不跳出來博上鏡,搶見報。這些故事,我顯然並非獨家聽眾,新聞界中人大概通行都知。即使凡事一筆還一筆。但一個政治人是否真正受到尊重,見微知著,沒有人咬着這黨主席不放。還看新聞界的威力。

而傳媒報道事實。Old School 的傳播理論說,報道與評論應該分開。但九七至今,香港的文字報道與評論一直難分難解。這也並非本市的圍城現象,事實是,國際大報都認可 viewpaper 的角色,不再淨是 newspaper。於是,甘乃威事故一開始就有不單是傳媒審判,且見傳媒定罪的傾向。

出於品味取捨

問題是,過了足足一個星期,主角仍然否定不了一開始就生的指控。事件要去到立法會調查,還要拖多久呢。這次傳媒的報道兼評論手法,如果說的不是個別議員的問題,而是踢爆政府大陰謀,揭露官方大掩飾,同樣處理,一樣「出街」,親疏無別,該就大多數人覺得沒問題。而到底是傳媒領導輿論,抑輿論影響傳媒,是個可以討論至雞啼天光的問題。我傾向相信常人常識,不低估民智。

唯一的問題是,覺得披露甘事主的身份有問題;由姓名、年齡、背景至相片均見公諸於世。看上去,都合法;因為是事實,或可算是合理,就是不合情。況且,即使是事實,任何意外中血肉模糊的畫面都是事實,不報不播,主要出於品味取捨,是自重自律。

在香港,喜歡哪個新聞招牌,慶幸仍然有得揀,有選擇就有自由。報上批評「?模」無知,可反問那年輕女子給問到的問題,諸如「在 intensive moment 有無一種 pleasure」— Intensive 有無度數計? Moment 講幾長? Pleasure 可分正反面?可以有變態㗎。且可反客為主,向學者介紹:我對鞋似 Prada,其實係 Jimmy Cho,招牌似中文,我愛國!

資本社會,消費自由,創作無疆界。又回想起時代廣場的「露點」billboard。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