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李柱銘

分享給朋友

30/03/2008

雙聲道 – 李柱銘 毛孟靜

那是個夜裏,燈光有點昏黃,人影綽綽。地點是個露天花園,如今流行說的公共空間。派對的主題,是陳方安生立會補選勝出,答謝義工。十步之遙外,見李柱銘站在一張高石桌前,他背後遠處的一支射燈,把他的輪廓影子嵌在桌面上,及前面的花叢間。他的神情,有點落寞,好生 the only one in a crowded room 的意境。

上前與之搭訕,見他一貫精瘦,那個瘦,簡直瘦得不可開交,而眉宇間那一抹如常的憂愁,似給 permanent marker 畫上,抹不掉。話語間,提到他會否在這一年的立法會選舉繼續出選。他說,他還要好好地想一想。這個答案,一直眾所周知。他說的其他話,因為屬私人交流,不好引述。

跟李柱銘說,我在一九八○年開始,以記者身份評時論政,以局外人姿態看盡本市政壇眾生。這許年下來,見為爭取民主貫徹如一的人,實在不多。走過世道而仍留風骨的人,更買少見少。於我來說,論觀感實幹、身份地位、國際關係,出得西洋廳堂、入得傳統廚房的政治人,能算得上 icon 的,也不過那三數人。李柱銘排第一。見他笑將起來。瞬間,因為與慣看的憂國憂民印象對比太強烈,那個笑容,尤見燦爛。

可惜

忽然,就見香港進入後李柱銘時代。本市的從政者,乍看,不見得有誰可繼承「民主之父」的名號。儘管李柱銘宣布不再參選,不等於他不再參政—選舉並非唯一的政治路—但各方中外人士,一聽得這條消息,都不約而同用上兩個英文字:a pity。可惜。

李柱銘七十歲了,與董建華同齡,但李看上去不像老翁。人生七十,古來確是稀的。但當今世界,應該不算很大一回事。李柱銘說,他要讓位給新人。

言下之意,就是不想霸佔政壇空間。問題是,這空間到底私人抑公共?

技術上正確的答案,自然是公共空間。但,真的?去參選,首先要講錢。選舉經費一般上限一百五十萬。身邊有這個餘錢,做爸爸的,或想不如帶孩子環遊世界三次。去籌款,若沒有政黨身份,人家問你是誰,但又往往一聽得民主招牌,就似驚見帶菌者。

或就靠政黨支援,但放眼望去,民主黨派的財政都見緊絀,屬丐幫的多。話說的新人,有多少政績、多少知名度,有沒有個人魅力,即是「觀眾緣」,都要考慮。建制親共一派有的是用錢買回來的人力物力,為旗下新人大搞形象工程。

回歸十年,讀過多個政治學術研究報告,歸納一個印象,是香港選民會這邊廂埋怨,去投票,來去那幾個政治明星,「揀到厭」;那邊廂,見有新面孔,又會不屑:「邊個嚟㗎?」  於是,一屆又一屆的立法會選舉,都見李柱銘,這番「霸佔」政治空間,不是他的錯,是這個社會、這個制度的錯,也是人民的錯。看現今整個香港上下,包括好些傳媒,如何擁攬兼展覽西瓜靠大邊。於是,李柱銘宣布退選,得到讓位的新人,仍然要考慮得跟着陳方安生的隊伍,參選排在陳太後面。

這樣說,並非批評,只是鋪陳事實,這是政治務實,這是香港。這就是我們要繼續爭取普選的一大原因。一場立法會選舉,六十個議席的一半由地區直選產生,一人一票。這個貌似公共的空間,精神上卻見「私人」,參選名單,來去是一小撮人的玩意。

群毆

當然,數月前的一幕立會補選,是例外。爭的只是六十分之一個席位,時間短,心理準備也短,純粹「隻揪」。眼下說的,是立法會選舉 proper,屬「群毆」。那六十個席位由哪些人坐上去,決定了本市立法架構的面貌精神,對未來政改、二十三條立法等事宜,有決定性的影響。

如今肯定已知沒有了李柱銘議員的一票,還望有另一票補上。個人曾聽李柱銘親口道來最刺激的一句話,來自○四年立會選舉前夕,港大學生在校園辦了個選舉論壇,我是主持。各人唇槍舌劍過後,李說:「……我會輸畀蔡素玉!」  這句話後面,是確切老大一個感嘆號。在這個選舉制度、這個社會氛圍下—毋忘一梳梳臘腸、一席席蛇宴等街坊贈品—李柱銘會輸給蔡素玉,新人反而贏得了嗎?

平生有得出版的第一本書,是個人物訪問集。打頭砲的,是一篇「李柱銘的昨日今日明日」。那是九十年代初,還未有民主黨,馬丁.李代表港同盟。

那篇訪問直接引述了李柱銘以下這些話:

累了

「邊個紅過你,有什麼緊要?我不看個人,但看制度。只要有好制度,有民主,就好開心。」  「係,讓其他兄弟『浦頭』。以前衞奕信時代,那些人總說,香港有什麼反對聲音?來來去去不過一個馬丁.李。」  「沒有直通車我會死咩?我和港同盟兄弟會繼續參加直選。」  「鄧小平說,共產黨不怕人罵。有一兩個人罵,好,是民主點綴。但大聲的有組織地罵,像港同盟,佢又管你不到,佢就怕。」  「講錢,上面用錢無限,人力亦無限,仲有嚇人一招,嚇到你腳軟。保守加左派,隨時攞過半數票。」  這些話,十多年後回讀,原應陌生,感覺卻是熟悉得很。論政治,香港在當中的日子,恐怕是白過的多。李柱銘大概也累了。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