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民主長跑

分享給朋友

31/01/2010

雙聲道 – 民主長跑 毛孟靜

因為前政治記者莊曉陽送下他的一本書《四十二公里的風光》,描述他在外國參加馬拉松賽的經驗,近日腦子就不住聯想香港的民主長跑。四十二公里—更正確點說,是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是國際馬拉松的跑程,終歸有個終點。莊曉陽寫到,跑至「三十公里後才真正開始,看誰先跑不動、誰有餘力跑下去」。

香港人爭民主跑了二十年有多,仍不知跑到哪,沒有路線圖。書中輯錄一長跑名人一句話︰「在馬拉松比賽,什麼也會發生。馬拉松是一場戲、是比賽、是英地地、是互相扶持。」這款正規的運動,講到底是個人的歷練,一個運動員由頭跑到尾,有參賽者這樣形容︰「我以每小時八里的速度跑,我看到智者思索的自然和宇宙,汗水和疲憊的盡頭,是另一個生命、另一個世界、另一個宇宙的開始。」這番話非常個人,很是文藝。我們的民主長跑,卻不很是這麼一回事。有老了,累了,跑不動了,不見得有時間限制,卻總看不見終點,惟有把跑程分成一段又一段,搞接力賽。新的一大截,叫「五區請辭、變相公投」。滾熱辣的兩個里程碑,一叫「反高鐵」、二是「起義」一詞。

年輕人接棒

爭普選的先決條件,是廢除功能組別。反高鐵撥款一役,正正讓人看到功能議員的唯唯諾諾、不知所云,於是忽然就為公投運動加油。卻是,公投運動又忽然提出「起義」口號,肯定火上加油,生的情況,有好有壞,總的來說,增加了焦慮。

從廣告效益來看,「全民起義」,百分百成功,no publicity is bad publicity,不論彈讚,最緊要有人提。北京及其嘍囉跳起來指罵,一個效果,是打壓愈大、反抗愈大。有市民對公投或變相公投原本抱淡然視之的態度,給建制一壘一激,也就佛都有火,反而熱烈支持。

人情世故,卻總見極端。相反地,一樣有原本一心支持公投計劃的死硬民主派,因為對「起義」一詞極度反感,不但自此一手撥開公投運動,而且退黨。一句政治口號,若不能凝聚力量,反而有分化、分裂之效,不管哪一方的比數較大,就不淨是不智,更是失。

有說,電影有《愛情起義》、刊物有《文化起義》,沒什麼大不了。事實是,社會新聞標題,已開始出現「XX小業主起義」。誰知道,也許不日就成為潮語,「上堂起義」、「返工起義」、「飲茶起義」……民間創意、民間智慧,浩浩蕩蕩,渾然天成,端的是沒法擋。但去到政治層面,提出一個嚴肅的政治運動,就不可隨意玩挑釁。快樂抗爭之餘,仍要嚴肅對待。

任何人民自發的社會現象,都是本土文化的一部分,天生天養,但由政治招牌再去刻意經營—焦點是個「再」字—玩啦玩啦。好,這次玩「起義」,下次玩「顛覆」,跟玩「叛國」?就違悖常人的常理常情,尤其過不了老師父母一關,到頭來,只會損害手頭的政治運動。政治運動,從來講究人多票多,就不要無事生非,趕票趕客。

民主長跑,薪火相傳,由年輕人接棒。年輕人有熱血、有衝勁,更有理想,卻有時候會「火遮眼」。看網上有年輕人指摘周刊偷拍陳巧文,說「偷拍任何人都不應該」,那是錯的。各界傳媒,就公眾利益暴露各式偷呃拐騙行為的偷拍,不知凡幾。也有網民因梁耀忠一度呼籲放棄公投運動,叫梁做民主派「無間道」,忘了民主理念中agree to disagree的精神。因一項爭議的意見分歧,就把一個為市民盡心服務這許年議員的往績,一筆勾銷,就是鋪天蓋地的不公道。

挑釁恐趕客

有說,年輕人愛民主,喜歡「激」,政治人得投其所好。一個「激」字,沒有對錯,也沒有誰可以下定義。可以肯定的,是有人喜歡激有人不。個人的籠統印象,從接觸的中學生至大學生,及從家有「八十後」爸媽的報,似乎「不激」的比數大得多。不要緊,許多群眾運動,總是由少數開始,現在沒有誰要「搞革命」。

卻真有政治人不住挑釁,無限上綱。民建聯的譚耀宗說,公投運動因為「有組織、有計劃、有綱領、有口號」,就等於「搞革命」。喂,中學生搞學生會選舉,一樣有如此四部曲行動。譚氏反智的話,主要是要嚇走教育界中人及父母一輩。再跟其討論舊時本市「靜靜地起革命」飲品廣告,亦無意思。雖然,遺憾地,民主派曾喊一句「解放香港」,恐怕一樣趕客。

友儕間,有人開始警告不要隨便「帶領」年輕一派,不然情況會給人套上文革之象。有人開始用英文談「動亂」、turmoil,話說基本法第十八條說,北京就香港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可在特區實施全國性法律……。個人沒給嚇,我對香港人有信心。

遲早釀流血

讀得動容,也生出一點擔心的,是知識分子朋友的一個電郵,他引述年輕人的話說︰「反高鐵與五區公投一脈相連的關係,貫穿了激進青年的群體。譬如,XXXX在一月十六日衝擊立法會的朋友,之後已經自信心旺盛,也因為中央的言論及『起義』一詞而憤怒,積極部署配合『起義』」。這名知識分子說,他自己「不太擔心現在一刻政府會做什麼,我擔心的是搞運動的人看見對手沒有反應,搞不起氣氛,就會進一步激化運動,而流血、自我犧牲等一類能感動人的手段之所以還未出現,恐怕只是階段性問題」。還有一句︰「莫讓香港也出現天安門的父、母親。」聳人聽聞?因為認識,知其人真情而椎心的憂慮。

莊曉陽在他的書中,描述一次參加北極馬拉松︰「幸好,遠端的雲在比賽後不久散去,看到一點藍天和陽光了。」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