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港台與正生

分享給朋友

21/06/2009

雙聲道 – 港台與正生 毛孟靜

正生書院,跟香港電台有什麼關係?有。上周那所戒毒學校搬入梅窩的計劃,惹起正反民情洶湧之際,報上有個有心人登的全版廣告,呼籲梅窩人有獅子山下的助人精神。看,「獅子山下」,何其港台,而正生的故事,驟聽已非常的《鏗鏘集》,原來還有舊時的《愛子方程式》。

如此民情,如此民智,這是香港。一樣是香港人的梅窩人,成了眾矢之的。在有線新聞上看到那個極度喧嘩的居民大會,那份批鬥的味道,令人嚇了一跳。卻是,當一個一臉皺紋的老太用顫抖的聲音投訴孫兒日日「飄洋過海」上學的慘況,那個畫面又令人動容。

民情起哄

搞成這樣,又是一場經典的各個政府部門你推我搪的場面,最該受責的是這個政府。事件就像個漏水問題,要找水務署、民政署、規劃署……申訴專員還是報警?正生一事,最應該出面的原是教育局,其次是負責戒毒事務的官員─原來即是五時三刻跳出來叫梅窩居民冷靜的李少光。保安局!原來這是保安事宜,隨時就更鞏固一些梅窩爸媽的憂慮。

試想像,有這麼個梅窩女子,有兩個十多歲的孩子。一日,失驚無神聽到有間戒毒學校「入侵」我社區。吓,怎地事前不知,沒有諮詢?香港的政治潮流,不是說施政該由下而上,聽取民意嗎?這一次,大概就像政府鍾意就改的收樓計劃,話收就收,話搬就搬。要搬進來的是間學校,不是監獄。也即是說,那些(曾經)吸毒的少年人會通街走,隨時跟我的孩子搭上。他們說,那些學生不是都會吸毒,有些是「拆家」。拆家!媽媽仲驚!

事實是,現代育兒有一大主流理論:一個少年成長的最大定性因素,不是先天基因(nature),不是後天培養(nurture),而是朋輩影響(kids on the block),「群埋啲咩人」。為人母者,為保護自己的孩子,子彈都會得擋。當然也都懂得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但讓我先幼吾幼可以嗎?

母這樣想,父也這樣想,父母心。假設柴灣巴士車廠搬遷,改為戒毒學校,難保不會有杏花邨的爸媽跳起來反對。

雖然反對出於恐懼,而這番恐懼,出於政府造就的無知。正生書院到底是什麼一回事,要聽事發後長洲居民的仗義執言,見校長陳兆焯舟車勞頓,一次又一次透過傳媒介紹,爭取輿論支持。官員淨會吟吟沉沉,不管事前事後。

於是,事發之際,有梅窩居民連「吸毒仔」這種傷人的話都罵出口了。社會潮流如是,不「激」不上位,有理無理聲嘶力竭,自覺有理更聲大夾惡,不講粗口者都可算是紳士淑女。怎麼啦,沒叫「白粉妹」已很客氣,報紙標題,不是時有白粉佬、道友一類的標籤嗎?

多數暴政

言論自由,不等於隨意侮辱。新聞自由,也會給隨意濫用,有時有意,有時無意。許多時反映的,不就是民意。有怎樣的受眾,就有怎樣的傳媒。

正生一役,忽然又有提出多個搬遷方案,說不如搬去這裏那裏,總之「遠離民居」,大家眼不見為淨。如果那個校長不同意,他就是不肯談判,沒有誠意。說將起來,真是,不如搬去禮賓府半山?還有渣甸山、鑽石山、獅子山?

期待港台再拍正生書院的故事,陳兆焯校長有一張易感的、真性情的臉。正生事故未成為新聞頭條之前,第一次見他,先給那一張臉感動─本人出身記者,會自稱閱人無數,絕少淨受一副五官感動;再給他斟一杯茶,我很少斟茶給人……預期此人會(享)受政治大「抽水」。

這一次,陳校長肯定掌握了主流輿論。這個主流,就像六四的主流,會不會有人評之為民粹、大多數的暴政?主流意見會有大錯的時候,譬如說文革。但人人只要撫心自問,這番大多數意見是否正氣、是否公道就好。

正氣(舊時張敏儀說,「還有悶悶地」)、公道,一直是香港電台,尤其是港台電視部的招牌形象。六四已過,七一將屆,忽然,又有人扮義正詞嚴罵港台,說有個港台六四電視特輯用詞不當,語氣自有誤,只差未批評主持人李小薇衣着不妥─在維園燭光集會現場直播但見一襲白衣黑褲,喂,李小姐,你是什麼意思?

寫字打手不管把話罵得如何高深,歸根究底一句:港台不乖不聽話,「政治不正確」。上刪十個打孖感嘆號。

那一年,曾蔭權忽然上演下令港台停播賽馬什麼的,就讀到其時鄭經翰的大作,大堆頭地用四字詞語,說港台高層「威信破產、玩弄政治、苟且偷安」……總之,港台那個乞人憎的程度,大家眼不見為淨。

奇文奇話

是諷刺的,要殺台,拖了這麼久還未能下手。因為新聞自由、廣播空間、人民喉舌這類議題縱是抽象,不能吃也不能喝,卻真是香港人在乎的價值,當權者不能也不敢手起刀落。這一次,算是抓着港台的小辮子?

都因為《議事論事》節目中,說罷八九年的「蘇東坡」民主運動成功,接下去道:「如果八九年是中國民主萌芽的一年,往後的路,更加需要人民堅定,慢慢地走下去。」自齷齪的寫手兼打手叫這做反共。反共?也就是拐個彎承認,中國共產黨不講民主?於是,這邊廂說中央看罷節目「大為震驚」,那邊廂,且要多加一句:「……變成鼓吹推翻共產黨,完全超出中央的底線。」  讀有關奇文的奇話,且有這麼個說法:港台編輯判斷的責任,與其「無休止地往政府上層推,不如劃出一條界線,讓廣播處長當上總編輯的責任」。但廣播處長從來就是港台的總編輯,作者的無知,媲美「北極企鵝多」一語。港台節目有什麼問題,誰會怪港府上層?北京?無休止地向上怪,終極也不過是曾蔭權。曾蔭權不代表港台。

曾蔭權也不代表我。正生一役,掀起新鮮的風起雲湧,但港台一幕,卻妙生溫水煮蛙效應─港台受罵,見怪不怪,誰在乎?還幸有好些大學生在乎。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