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由激而爛到厭

分享給朋友

27/06/2010

雙聲道 – 由激而爛到厭 毛孟靜

在香港,絕大部分擁抱民主的人,起初或多或少都曾受到司徒華或李柱銘的感染。由九七問題冒起至今,已近三十年長,他們在民主道路上的顛沛流離,大家都有切膚之痛。今日,兩人就政改的取態南轅北轍,亦即撕裂原本的共同體,分道揚鑣有說,兩條腿走路,又傾又砌,或許是好事。我卻沒有練乙錚高舉「多元化」的樂觀,亦擔心民主運動「自我感覺良好」的euphoria。政黨只是一個架構,說的,其實都是人。人,情關難過。

變心未變節

錯亂的說話或姿勢,正反相方,此起彼落,傷害已經造成。由激到爛,是爛撻撻、爛仔文化。這副爛,且可以不包括講粗口,因為粗口不時仍可視為本市井隨口宣洩文化耳。

近日聽到見到攻擊對手的惡形惡狀,無限上綱,聞而生厭,慘不忍睹。由激而爛到厭,香港人對政治或心灰意冷,或沒好氣,下次選舉,投票率會不會跌至像公投的不到二成?這會不會是民主運動的宿命?

有說,有激情總比政治冷感好。問題是,恐怕激的人多,但因為厭惡而走開而變冷漠的人更多,政情就更見一面倒。大聲的少數,真的蓋過沉默的大多數。

我同意李柱銘,反對民主黨的所謂優化方案。多加功能組別的五個區議會議席,就會變成五個變相直選的位?隨時是葉國謙乘五!功能組別選舉,從來是全港一個區,泛民除非團結一致,不然不會夠財力去爭這五席。

還不久前,明明聽得民主黨說,他們的方案務必要一籃子通過,忽然籃子只剩下一根菜,都要?令人錯愕而失望—un-do-able呀,於是聯想到「出賣」的字眼。

饒是這樣,由司徒華數起,民主黨的何俊仁、劉慧卿及張文光等,仍然是我尊敬的朋友。他們確有變心,但沒變節。人,總有變心的權利,不然不會有離婚。當然,這番變心,牽涉公眾利益、人民福祉。民主黨的前途,由人民決定。他們這番孤注一擲,反而令我相信他們真心相信這是好的抉擇。這一筆,尚待日後證明,但重點是一個信字,都是這麼走過來的風雨同路人,不,不單是人,是朋友。

像劉慧卿一九九一年放棄記者職位,宣布參選,我們喝茶時,她分手的一句話,是「為民主努力」。後來參加她的婚禮,這新娘子祝酒的一句話,仍然可以是「to democracy」。這樣的一個女子,這些年的努力與付出、心血與堅持有目共睹,我愛劉慧卿。我不同意這個朋友這次的政治決定,但我仍然尊重及愛這個朋友,同時亦得承認,她的決定並非全無民意基礎。

是的,電視上見劉慧卿忽然去跟建制派的擁躉談笑甚歡似握手,突兀而難看。但是,身為朋友,可以想像她的心路歷程,她剛烈而真。那夜,在立法會外看電視直播聽她的解說,隨附身邊許多的惡意至惡毒的攻擊,全跟她的名字掛,令人神傷。劉慧卿一直為民主身。

也像何俊仁,聽過許多他如何仗義幫人的故事,默默地,不邀功,沒「攝」鏡頭博上位,更不會開記招宣布「成功爭取」。沒齒不忘的,是聽《開放》雜誌總編娓娓道來,何俊仁如何當上《湖南商報》記者師濤的媽媽的維權律師,由香港幫到美國,替因什麼六四文件被控洩露國家機密罪的師濤討回點公道,亦力爭雅虎的賠償。

信風雨故人

這樣說,並非只為朋友講好話,而是一提政治人的風骨及過往紀錄,這些,未必是吹vuvu小喇叭的年輕人全都理解。這裏說的,不是新聞起哄,是歷史根據。

同一套發言,由何、劉等道來,不盡同意,對他們仍有充沛的信任與尊重。由「廿蚊張」道來,學年輕人說:「收皮啦」。這不叫雙重標準,這叫人的因素。政治,原該重制度多於重人,但在眼前莫名其妙的制度下,敵我混淆,一定要先看當事人的可信指數、歷史指數。

歷史,總是古老。眼前,是政治與新聞。政治上,是「優化」方案說,要取消奴隸制度,先多增加奴隸人數,因為新的奴隸都會有疑似主人的風采。而媒體本身,亦撲索迷離。那日,見《蘋果日報》的頭版標題,是「政改方案第一仗過關」,《大公報》的,赫然亦是「政改方案,先過一關」。明明是政治立場南轅北轍的報紙,腔調何其相似。但資本市場,有真金白銀的消費自由,本報讀者會選擇繼續相信這麼年下來,自己一貫的、同樣這麼走過來的觀感。我信《蘋果》,不信《大公》。

香港這麼一個小城,來去折騰的也不過是臍眼政治吧﹗但要明白的,是這個櫥窗,這塊跳板,要守得住。如果連這一丁點地方的基本民主訴求都守不住,那麼大陸的同胞還有什麼爭取的指望。在上面,新聞自由、司法獨立都談不上。

年輕人林輝有一句話:「一味鬧、衝、撞、惡,已經變成例牌菜,好悶」。不怕,只要不變成打、砸、搶、燒就好。怕的,是老一輩見鬧、惡等姿勢要生悶生厭,揮一揮衣袖,都不出來投票了。

衝擊鐵馬,確是不算激,因為怎樣也激不過政府出動坦克。但人世有一些準繩,生活有生活的樣子,並非隨意叫罵,然後反駁「老就大晒呀」、「病就大晒呀」,就過得了關。

早年劉慧卿出書,邀我寫文,我的標題是「我愛劉慧卿」。近年余若薇出書,亦來邀供稿,我寫「我信余若薇」。一直喜歡性格一樣剛烈而真的長毛,不日若他出書,如果也叫我寫點什麼,希望可以說,「我梁國雄」。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