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留住陳任的「好玩」

分享給朋友

02/11/2008

雙聲道 – 留住陳任的「好玩」 毛孟靜

上周五晚,帶社區英語班的孩子討糖去。那是西方的萬聖節,說的是trick-or-treating。這個節,本來就跟宗教的關係不大,近年在香港已給定位為純粹喧嘩熱鬧的洋鬼節,這一年,卻出現批評道,學校不應辦萬聖節活動。

聽上去,有點遺憾,不過是孩子好玩事宜,一樁課外活動。人世種種,或事或物出現扭曲,盡量包容。看聖誕節已給商業化得成普世現象,個人堅持信仰就好。

也有報道說,有幼兒園這一年放棄辦萬聖節派對,因為去年的幼兒受到太大驚嚇。驚嚇?恐怕矯枉過正完畢,又見過猶不及。

學英文

在萬聖節扮鬼扮馬,不一定要驚嚇效果。去年領着討糖去的孩子,一個是疑似新疆女娃,另一個擺明是西部牛仔,完全沒惹起不安。有時候,小小孩童的不安,屬人算不如天算。曾參加一個兒童生日會,節目包括一個人扮的迪士尼大耳狗角色,就是嚇得與會的一些小毛頭哭喊不已。

個人辦的是日活動,主題是學英文,讓小學生可以向陌生人大聲清楚道出「trick or treat」!香港人跟北京人的一大語言分別是,粵語不捲舌頭,容易把話說成「twick or tweat」。課堂老師沒力氣去逐個更正,如是由小學至大學,就大事不妙。但更大的圖謀是,希望孩子不怕說外語。

在香港現有的教育制度下,前線老師上課上得疲於奔命,且有許多行政雜務纏身,教英文,讓學生有聽、講、讀、寫的基本能力,已算功德圓滿。在講的一環,貴乎溝通,聽一代又一代的大學生把 financial 說成「快靚素」,不算壞了,可以更好就是。

網上的熱門英語老師 Siu Sir 提倡「擺脫港式口音」,自然不是壞事。跟他說,就是生一點擔心,怕過猶不及,讓年輕人害怕發音未夠完美,索性不說。事實是,許多成年人甚至「原裝英文人」都會繞舌說不了 six sick sheep、seven sinking sheep。還有一句:pre-shrunk shirt。

「促請政府關注及改善學童英語能力」,這句話是這一年兒童議會的一個議題。兒童議會這個組織是讓中學生模擬立法會的動議辯論規格,探討認識身邊事端。

這一年,我是這個議題的資料搜集對象之一,跟來訪的少年人說,香港的教育官員,自相矛盾,一方面怪責家長要子女學好英文的「虛榮」,一方面又製造駐校外籍英語老師的虛榮。有目共睹,這外籍老師計劃成效不大。洋老師許多對學校沒有歸屬感,其他的老師以至學生對之亦有疏離感。靠一個外籍老師製造英語環境云,終歸是紙上談兵。就不如撤掉這個安排,把省下的公帑多另聘本地老師,減輕現職同業的負擔,多辦活動教學。譬如說,看卡通學英文。

對了,卡通裏頭,就像網上世界,有許多虛擬暴力。像《湯姆與謝利》的貓捉老鼠一章,湯姆貓捉不着謝利鼠之餘,總是嘭的一聲撞頭埋牆,或給坑渠蓋壓成柿餅。這一番不安不雅,不見得有誰提出異議要禁制。自然,還有聽歌學英文,學習詞彙;唱歌學英文,練習發音。這句話在九十年代中聽陳任肯定道來。

周六晚,自電視新聞驚悉陳任因病離世,霎時一腦子的香港老一代潮流文化。跟陳任相識,但並不熟悉,唯一一次深談是九五年間為一本周刊寫他的一篇人物專訪。

訪問中,我們談了許多那一代的英文歌如何影響了那一代的本地年輕人,尤其是英文造詣。聽歌學英文這一筆,香港的發起人是詹德隆。那次,有關學英文的對答,都沒寫進訪問稿。因為在十多年前,這個議題仍是老生常談,沒有新意。下筆主題是陳任與一個音樂符號的關係,以及他由孩子好玩事宜、課外興趣變成事業,不符一般父母期望卻見異軍突起、獨領風騷的場面。

陳任自稱「飛仔」出身,留長髮,踩喇叭褲腳,捧着個電子結他與人夾 band,七情上面唱樂與怒。那篇訪問開頭這樣寫:  「下午有雲,但仍有陽光,間歇地燦爛。陳任家的露台……男主人外出未回─用車子載傭人購物去了。這是一個星期五,一般人的工作天。陳任沒班可上,因為他剛辭了新城電台的高職,賦閒在家……。

「七十年代,他與俞琤、樂仕雄霸香港收音機市場,已開始推行無厘頭文化,有個節目叫做《三個骨陳任》;之後,他去了台灣、新加坡出任唱片公司要員。一別十三年,回來頭一炮,加入新城,更加把勁,自稱『勁歌老祖』。

「老,每個人都在一分一秒地老化;祖,是他的洋名。當時,他負責『勁歌台』。聽來似不知所云,原來字字有根有據。」其時,陳任有一個報紙專欄,我評之曰:「日日寫飲宴,遇上甲碰到乙邂逅丙,沒完沒了。」他答:「係日記。」那份報紙有海外版,「香港移民沒有再過這種生活,所以喜歡讀」。於是,看似無聊閒話,原來篇篇徇眾要求。

不自卑

而那篇陳任專訪 的 news peg,是他跟新城分手。問他,可有反目成仇?「我們這一代,又點會。今日與你吵架,明晚可以與你一起吃飯。對事,不對人,靚仔時代就會,話見到都唔睬你。好幼稚。」  那次之後,且知陳是大廚,首本戲包括雞鮑翅及葱油炆雞。今日始知的,是他的情義。在報上讀羅卡憶述,七十年代初,《中國學生周報》捱不下去,陳任出錢相救。

他少年時的夾 band 戰友都成了律師醫生。「我從來不自卑。」陳任答。「我的圈子闊。係,又有點知名度,做的甚至好玩。」  於是相信,陳任會認可一切好玩孩子事宜。我們討糖去,ring the bell,呀,另有說,ring a bell……。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