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立會「暗殺令」─荒謬的議席遞補建議

分享給朋友

22/05/2011

雙聲道 – 立會「暗殺令」─荒謬的議席遞補建議 毛孟靜

任何讀政治、教政治或者搞政治的人,一聽特區政府最新建議的「議員辭職遞補制」,都會哭笑不得。忽然推出這一條龍、一站式政治套餐,表面上人人都是贏家,實際上人人都是輸家。何謂民主?

民主制度的目的是什麼?這些政治課101 級數的問題,曾蔭權政府就是扮無知,不想知。

一個中式的美麗誤會,就是以為民主制度,目的是為了選賢任能;選賢任能本是儒家理想,卻不是民主制度的最終目的;民主制度最終是以「換人」為目的,包括踢走辜負選民的代表。民主的目的,正是要選出贏家,絕不應因為突然意外的因素,令選舉中的輸家,反變成贏家。

投票去選出議員,讓其在議會代表大多數人發聲與投票,豈可求其排個隊,輪到個理念會得完全相反的人去代替此人? 這個「民意授權」(mandate),由人民決定,若改由健康、意外等天災人禍介入干預,就是侮辱民意,亦侮辱當事人。

2008 年九龍西的立法會選舉,我是參選人之一,根據政府沒有邏輯的邏輯,原來下一個遞補的人就係我;喂,輸了就是輸了,君子坦蕩蕩,叫我去冷手執個熱煎堆,確係侮辱。

亦可以有健康、家庭、工作等等的謝絕理由。這條龍後面,有田北辰和劉千石(有理由相信,劉的想法會跟我的大同小異) 。假設這兩人都自動棄權,隨之而來的候補繼承人的得票,就由一萬票以上,急跌至一串只得千多票、甚至三百票不夠的落選者了。有朝一個不好,哪個選區出現多席懸空,真的都可以由得票少少的政治人補上? 唔係嘛。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特別是政改下立法會議席增多之後,在四年任期內,若同區出現幾個空缺議席,就會出現上述的荒謬情。民主選舉的目的是要選出多數人的代表,而絕不是一千幾百人的少數代表。曾蔭權是因為自己不過由小圈子選出,所以自卑,企圖將數字看齊?若直選議席的得票數量,屢屢少過小圈子的功能組別,大概就可令功能組別千秋萬載合理化了。

眾所周知,曾氏政府為堵五區總辭Part II 、變相公投下集的可能。公投的意義,本文不贅;但補選本身的意義,已先不容抹殺──2007 年馬力病歿,由陳方安生對葉劉淑儀的一場給叫做世紀正邪大戰的對壘,掀起本市補選有史以來最高的投票率,陳太不但贏得漂亮,不少民主同道也在此役中相互認識,自此手拉手上路;這一場仗,更是年輕一代關鍵的民主教材。

選舉奇情或變荒謬現實

眼下政府的荒謬建議一旦通過,或就有參選人組成一個秘密聯盟,協議當選後過一陣就辭職,令較低得票者補上,去「分享」議席任期;譬如說,選上後只做一年,辭職交給下一位? 人人當選,人人辭職,一起過一過做議員的癮……。

博客林忌在facebook 留言道: 「特區政府鼓勵暗殺議員──殺死佢,就可以由佢對手補上」──乍讀只覺奇情,可是仔細想想,一旦有人選舉輸了,用「超技術」令對方辭職、破產、重傷失去意識、甚至死亡等等,即使明知犯案者的動機以及目的,只要其人一日未定罪,或者根本無法證明,這遞補建議簡直就是鼓勵非法手段去取得議席。

並非純粹奇情,何俊仁就曾在中環日光日白,被重擊頭部重傷,這件案查了幾年,至今仍未水落石出。鄭經翰未晉身立會之前,在商台主持節目後被斬;而李柱銘、傳媒老闆黎智英都曾給人下暗殺令,這些都是新聞中的確鑿歷史。

以2004 年台灣總統大選為例,陳水扁和連戰兩人叮噹馬頭,子彈可以改變結果,更會鼓勵黑道去改變賭局結果;以local angle 視之,2007 年的特首選舉,假如有恐怖分子幹掉曾蔭權,遞補的就是梁家傑了。褒呔及他的北京老闆,卻又不會這麼蠢。

特區政府似乎是在提倡恐怖主義,因為在議事廳放一個炸彈,技術上就可以不經選舉,把原本落選的人變成當選,這種制度不但病態,簡直就是引人犯罪,特區政府是在曲線歌頌暴力,提醒香港人可以透過暴力去改變現況,而非用選票嗎?

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無政府主義者,就是因為沒有選票去改變現狀,部分變成了極端主義者,透過從事暗殺政敵去達到政治目的,他們成功暗殺了美國總統、俄國沙皇、法國總統,最後更暗殺了奧匈皇儲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究竟今日特區政府是否要鼓動極端主義,令香港六十年代土共放炸彈的歷史重演?

為攞你席要攞你命

為你席,要你命……這話並非淨是聳人聽聞,因為政府將之搞到「技術上可行」。於是,傳統的唱衰、抹黑、誣告、擲泥巴等手段( 都話人人都有個cupbo ard, 人人都有起碼一副skeleton),會益發流行之餘,亦只淪為小兒科的文批。

而武鬥,才是真正的戲肉?

曾蔭權一度扮被襲受傷,他的政府天天都說什麼「譴責暴力」,怪責市民過激,到頭來香港人發現追求民主選票難,追求了幾十年,示威、遊行、絕食、跳海、公投都做過了,政府都若無其事,如今或者可能好似大概相信說不定不如來一兩個恐怖分子,在議事廳堂放彈藥改變歷史更易?

掉過頭來,香港這個密集社會,本來就很有些精神繃緊的人;民主派議員不時收到恐嚇信,又附刀片又附「詐彈」什麼的,萬一出現一兩個瘋子……曾氏政府這遞補建議,是玩政治玩得失心瘋,以香港的治安作賭注了。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