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言論自由的迷思

分享給朋友

26/04/2009

雙聲道 – 言論自由的迷思 毛孟靜

港大學生陳一諤有沒有言論自由?有。(前)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有沒有言論自由?仍然有,但幅度窄許多。在其位,論其政,此人透過選舉成為港大學生的頭目,在同學辦的談「六四」校園論壇上,以代表港大生的身份與姿態,試圖把屠城傷痕輕描淡寫過去,確有問題。因為他代表不了其他的港大生,包括學生會轄下社科學會的同學。

社科學會的同學出版了一本《六四》特刊,裏頭有這幾句話:  「縱然,昔日我們沒有親身站在天安門廣場上,  但是,『六四』二字,一直也刻在我們腦海之中。

忘不掉它為民主進程掀起了新一頁,  忘不掉它使世界關注中國與言論自由,  忘不掉它轟動了整個世界。」

批評「批評自由」

所以,除非陳一諤講明他只是發表獨家意見,除非他聲明不代表港大同學,不然,他說血腥鎮壓只是「有點問題」,批評當年的學運領袖沒有見好就收,跟着「走佬」等話,惹起公憤,自然不過。有批評自由,也就有批評「批評自由」。

因為他不是隨街給記者碰上訪問的大學生,並非茫茫人海中發表一己之見的年輕路人甲,他的發言身份,是港大學生會會長,他的發言內容,卻不見得代表了同學—因為既不合情,亦不合理。

所以他成為港大有史以來第一個遭同學罷免革職的學生會會長,理所當然。

仍有人振振有詞指摘:為什麼不尊重、沒捍衞陳一諤的言論自由?錯。說這種話的人,只展覽了理念基礎的薄弱,言論自由,不等於噏得出就噏,係鍾意講「太陽從西邊升起」。當然,若閣下不過維園阿伯一類人物,大家也就聽而不聞,隨你。但揹着銜頭的人,眾目睽睽之下發表偉論,還請慎言,這是常識。不然,依此推理,下一次哪個高官指鹿為馬,顛倒黑白,全港市民都只好忍忍忍忍忍,因為要尊重其人的言論自由,捍衞他的表達空間?

事實是,掉過頭來,聽官場竊語,曾蔭權與他的幕僚覺得香港人「非理性」、「不知足」……,你說,這個特首及高官會不會在傳媒前如此批評、亦即唱衰香港人?他們敢不敢?不,為官者根本沒有言論自由,過度壓抑,只能留待退休後放膽講。

說言論自由,人人平等,只是個迷思。一句話的份量,會惹起的反響,就像新聞學中的5WIH,視乎 who、what、when、where、why 及 how。人世根本沒有完全平等這回事,男女有別,老幼有異,在地鐵應該讓座給誰,一目了然,都知道《鐵達尼號》的故事吧,婦孺先行,老弱隨後,臨尾才是壯丁,every man for himself。這是人倫價值。

好不好叫這做「不平等條約」?言論自由呀。卻是,約定俗成地,災難中撇下女人與小孩先自竄逃的男人,會受千夫所指。這個人若有頭有臉,肯定罪加一等。

有頭有臉的,包括成龍。他的一句「中國人是需要管的」,果然就成了國際新聞。有說,可憐這功夫明星為盛名所累。但這句話不能成立,因為成龍若不是成龍,也就沒有這個身份,失了那個資格坐上博鰲論壇,也就不會產生接近權力的亢奮,大放厥詞。

起初,見《國際先驅論壇報》只在明星八卦欄,登那麼拇指大篇幅的報道。數日後,就給提升至頭版簡介。第三版主題—嘩,圖文並茂,足足一呎長的特寫。

特寫文字,發自北京,說成龍不但受到香港及台灣華人的圍剿,即使在首都,《人民日報》的網上版都有批評道:「我想成龍從未曾嘗過沒有自由的滋味,也未曾試過給粗暴地管。」  這,算不算是國際傳媒干預我國內政?又抑或,官方喉舌干預成龍的星運?這樣說,是因為有評論謂,「傳媒干預學運」,說的是本地傳媒,而學運云,焦點仍是陳一諤的一場個人騷。

話說本地傳媒要討好權貴,為政治着數、廣告利益而自我審查,已成了老生常談。鐘擺的一邊積極擦鞋,另一邊,就自然努力反抗,構成全盤倡議民主,亦即源自西方的advocacy journalism:六.四去維園,七.一要上街。壓力與反抗,往往相對。

陳一諤說,柴玲「走佬」。她確是沒辦法不走佬,六四後的全國大搜捕,籠罩神州的一片濃重白色恐怖,怎能不走。陳氏可聽過「黃雀行動」?這可是教科書沒有的。但不管當年的大學生有什麼做得不夠、不好以至不對,一個政府要鎮壓手無寸鐵、在廣場紮營絕食的年輕人,可以用水砲、催淚彈、塑膠子彈,還有盾牌警棍。那一年,大概仍未有胡椒噴霧,但得出動坦克與裝甲車?用應該「解放」人民的軍隊,在首都鎮壓人民?

都因為中南海的元老一心一意認定,這是一場「反革命暴亂」。而二十年後,一個香港學生領袖會說這只是「有點問題」,就令人扼腕了。

傳媒干預學運?

八九年初夏,屠城前在廣場上看到個人最震撼的一幕,是萬頭攢動中,忽然有新聞界大而飄揚的旗幟列隊操過:《人民日報》、《光明日報》、《解放日報》……,他們聲援學生,更支持學生呼籲新聞工作者要講真話。這又算不算傳媒干預學運?又抑或,查實最干預的,是八九年六月四日香港《文匯》及《大公》的頭版頭條!

時至今日,我心心念念未能釋懷的,是曾指名道姓採訪的北大學生,報道包括年齡、學系、籍貫,有沒有「走佬」成功。時至今日,跟本市的大學生談六四後的新聞自由,聽一個內地生真情地說:「六四這麼一樁小小的事情……。」  這是她的言論自由,當然也要考慮她來自的教育、背景與文化。要求下一代有獨立思考,就不能去指着訓話,但他們總要先知道事實,才可用腦。希望那個同學明白,為什麼對許多同胞來說,「六四」是大大的一個歷史傷口。也希望這一幕不構成林和立察覺的,本市大學校園「赤化」的走勢。

港大學生會一個幹事同學,也在上述國際傳媒特寫成龍事故的受訪者之列。她說:「成龍的話,侮辱了所有中國人。」這是批評者的言論自由。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