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都是「第三世界」

分享給朋友

13/09/2009

雙聲道 – 都是「第三世界」 毛孟靜

流傳一則花邊新聞,說大陸一個小女孩給公開問到志願,她說,她的志願是當個貪官。一時蔚為奇談。卻是,一點也不奇。不怪小娃兒,也不怪她的父母老師,一個貪字,本就是當今的中國文化。

話說中國崛起,國情卻仍然非常第三世界。他們那個制度,仍然是一個又一個的小圈子,「你好我好大家好」,拍膊頭老友記一起辦事,咱們組班,都是自己人,可以內幕交易。

得着的甜頭,也不一定淨是白花花的銀子。譬如說,高官叫外商保送自己的孩子到海外讀書。這款保外就讀目的地,通常是美國。顯然,美國的司法部門也注意到類似情況。兩年前,一家美國科技公司給罰款二百五十萬美元,罪名是那家公司花足足一千萬美元,請了一千個中國官員赴美考察,對象自然是那間公司的設備,但行程卻是拉斯維加斯、迪士尼、大峽谷等等,即是賄賂。

北京一直說嚴打貪污,確也有好幾起矚目案件。但外人看來,他們的反貪意義包括打擊敵方利益。有外國傳媒曾寫的:「Frequently, analysts say, bribery charges are used as a way to weaken rivals。」誠然,不就是有這麼一句流行話:在內地從商,不要太紅,因為就像螃蟹,一紅,就死定了。

香港的第三世界 look   

大陸沒有獨立的司法制度,也沒有獨立的警察隊伍。不用是商人,一樣知道只要額外多付一點給誰,該就可過關。聽丈夫是香港人的內地婦女談排隊來港的苦況——人家有錢就可打尖——已見端倪。

香港人要擔心的是,這一套會不會無聲無息漸行漸近。最近一個本市法庭故事說,一個富家子弟收一電話,有人訛稱是中聯辦官員,跟他談及政協委員提名事宜,兼可代辦中港車牌,他就巴巴拿着一疊十八萬元現鈔,到中聯辦門口交錢。這種冤大頭故事,聽上去就是Soooo Third World。

卻仍然符合一般香港人對中港權力的認知。我們比較先進的,是受害人不怕得罪誰,報警如儀。警察拉到疑犯,法庭判騙徒入獄一年。傳媒把故事報道出來。

這是香港。回看內地,法庭?公安?這……遑論新聞自由。所以,新疆武警先以肢體暴力對付香港記者,當地新聞辦再以言語暴力招呼記者,說他們涉嫌煽動鬧事,只構成另一幕並不奇的奇談。卻仍然風頭火勢,因為這種讓人看來似噏得出就噏的官話,甚得人驚。下一次,或說涉事記者給懷疑搞「煽動顛覆」?

多個政治及壓力組織紛紛聲援,幾乎都異口同聲地要求中央「公平獨立地徹查」事件,下刪十個感嘆號。提出這種要求的人心裏都知道,姿勢矣。查什麼,嗄?怎叫徹?

政治,卻總是姿勢先行,襯托出曾蔭權這個蚊型、非民選領袖的「鵪鶉」嘴臉。鄧小平說的,只有壞制度,好人也做不了好事。上面如此制度,實際的徹查做不來。想像中最好的結局,不外再由北京外交部,或該改為港澳辦,來重複「都是誤會吧」一說。不然怎地?什麼中港矛盾?難道要國家主席道歉不成。

香港記者在烏魯木齊的遭遇,固然可惡可怒。但香港新聞自由的最大憂慮,是無日無之的自我審查。所有紅色資本家,以為一眾關係糾纏得似意大利粉的公司機構,看看哪個招牌不聽話、反共、不乖,就不落廣告,沒有了一大截廣告收入,看你們可以捱多久。

還幸在香港,民主確是商品,有讀者觀眾的消費支撑。本地傳媒要年月久遠地報道爭民主、爭普選,是香港的最大第三世界 look。

因為香港仍然未有一人一票的全面選舉。在已發展國家,民主老早存在,新聞自由更已是生活態度一部分。也因為全盤自由,發達國家的民眾不時會嘲諷新聞工作者。老生常談的形容,由「等着啄腐屍的禿鷹」、「嗜血的獵犬」,還有「a pack of hyenas」。Hyena,鬣狗,是一種很醜樣的像狼與狗之間的動物,要撿人家吃剩的便宜。

台灣屬第二世界

當然還有嘲笑電視女記者無時無刻不忘在臉上撲粉的動作。已發展社會鄙視新聞界?當然不,只是他們的自由已化至臻境,由政治人到律師到醫生等等行業,都有可供調笑的空間。當然也有人利用這個現象發表偉論:看,過度自由不好,物極必反!但就不懂人家已至巔峰的境界:互柤批評,錯的一方會得自省。

就像小學生不管文字如何拙樸,不能攀上文學大師;不能找一隻大猩猩描一筆,就說媲美畢加索。新疆的武警可能世面見得不多,見電視新聞鏡頭所到之處,示威的人不知怎地——其實是天然地、人性地——益發肉緊,喉嚨大一些,動作也更誇張,放到本國的公安認知層次,不就是記者「煽動鬧事」嘛。

可憐把話說大了,又不好把涉事記者「緝捕歸案」。可憐時至今日,香港要落後地,繼續抗議遊行來捍衞最基本的新聞自由。

台灣那一套,一樣仍屬第二世界,一忽兒喊打喊殺,一忽兒哭哭啼啼,就是缺乏尊嚴。看奧巴馬在「九.一一」悼念儀式中冒雨致哀,一身西裝濕得發亮。換了是兩岸領導人,以至特區特首,都不知已有多少家僕跳出來為他打傘。

親中陣營的「為民請命」

聽台灣記者朋友說,許多台灣人都認為陳水扁的貪不為私利,而是為民進黨未來的選舉工程儲糧。陳水扁錯的,是他矢口否認貪,人格破產。「阿扁」這個似破落村長銜頭的時代,終於結束。報上說,國民黨「拒放鞭炮慶祝」。

燒炮仗?登時嚇一跳。還幸說的是「沒有放鞭炮慶祝的心情」。饒是這樣,台灣政情仍可見一斑。

回看香港,記者在新疆給先打後屈一役,忽然就成了政治籌碼,見親中陣營蹦蹦跳「為民請命」。這當中,或有內幕交易。要記得,說的不一定是真金白銀袋落袋。或請廉署一查,香港勝在有ICAC……。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