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聲道 – People Power不分界

分享給朋友

10/01/2010

雙聲道 – People Power不分界 毛孟靜

中年至老年人,都是這麼走過來的,經過許多虛偽的歷練,許多就成了老油條,就是假。

有這麼個疑似頭臉人物,忽然就說元旦遊行後,在中聯辦外那麼一點年輕人的衝擊,令北京「震驚」云。但這句話,不但是朝「講」夕改,且未去到黃昏,只在下午,震驚一詞,已被註銷。另有兩個成年男子忽然就在議事廳堂互相喝罵,粗口橫飛,卻是,劇情演變不在朝夕之間,而是數分鐘內,又見彼此拍膊頭老友記。而本市警方堅持,「沒看見」羅湖公安過線越境,到香港這邊來拉聲援劉曉波的示威者;特區警察卻高調地埋伏,拘捕頭號「滋事」大學生陳巧文。

公道自在人心

這款景象,這番姿勢,許多人都看得不是味兒,尤其挑釁年輕人,因就是建制架構中的假。潮流興說八十後,還應該留意的,是許多現職的前線記者,一樣都是二十多歲,他們的職業訓練計得出什麼叫公道,哪個場面叫「抽水」、哪個人最識「攝位」。而一般電視觀眾,淨瞄一瞄新聞畫面,都看得出誰誰眼神閃爍,某某一見鏡頭,又會霎時亢奮。

我們都曾年輕,眼前的新世代,算不算「激」?對這個,不敢妄下斷語,因為不想自己孩子拋頭顱、灑熱血的人,沒資格叫人家的女兒拋頭顱、灑熱血;又或自家下一代淨喜歡搵錢行商場唱K,不等於藐視別的青年有關心社會的所謂前衞行為。

從記憶抽屜翻出來的片段,有舊時的七七維園大示威,有年輕人給警棍扑頭扑至血流披面的定格照片。那是英殖的七十年代初,我是中學生。清楚記得,那個涉事的英籍警司,叫威利。那一次,我給家母禁足維園,沒得參加。近四十年前的社會氣氛,因為還剛過了六七暴動,遍地「同胞勿近」土製波蘿的日子,連在街上派傳單都是令成人皺眉的舉措。

那時候,有個學聯中學生組,本少年人去積極加入。第一次「上電視」,芳齡十三,我在天星碼頭派「中文法定」傳單,有電視鏡頭拍了下來,在麗的呼聲新聞播出,給媽媽看個正着——咦,那個梳根馬尾的女童,不就是你?家母大為震驚,是真的震驚。且成了家居後來一段長日子的可持續發展。

他們叫那個做「認中關社」學潮,當然還有保釣運動。跟着學聯的一個大姐姐到港大校園,學習叫口號,也認識一個拳頭標誌。家母曾問,拳頭,是打人吧?少年的我已懂得答,不,只代表力量的意思。雖然那時未有People Power的興起,不懂得說人民力量。

自發抗議政局

上述,都不過是個人的一些細絮回想,小小的,微不足道的經歷。那段歷史的年輕領袖、或者突出人物,有鍾玲玲、李金鳳、岑建勳、莫昭如,及已離世的吳仲賢,還有劉千石。

我們都曾年輕。一代又一代,前浪後浪。不變的定律。是時間在年輕人的一邊。上一代,香港沒有政黨,只有後來逐漸成形的壓力團體,在八十年代初期,都曾受港英政治部的打壓。

今日,香港的政黨迹近五花八門,但獨立的,不與政黨掛鈎的青年運動一樣冒起,隱隱然有當年壓力團體的影子,有些己打正旗號,像反高鐵的組織,也有個體戶,像陳巧文,像周諾恒。

個人對這一代社運的比較深層次理解,由周諾恒開始。去年六.四,他率先單人匹馬呼朋喚友在中聯辦外絕食,這番呼喚,在網上發生。我跟周諾恒的認識過程,不過汪洋點滴,卻標誌着新里程的通訊發展。

去年五月底,一日得閒上網瀏覽,在facebook忽然有人前來談天,對方說,他現駐美國,有個在香港的朋友正擬六四絕食,這絕食者叫XX Hendrix……一看,即知是網上screen name。Hendix大概源自結他手Jimi Hendrix。但虛擬網絡,無疆無界,不知真假。要在電話真正談話,方相信真有其人。其人真名周諾恒。

任何政治行為,都要得新聞界的報道垂青,方廣為為人知,不然一個人在家中絕食就好。卻是,向傳媒朋友發出口頭採訪通知,至事發,中聯辦外到底只得一個來自《蘋果日報》的記者。還幸有另外的驚喜,絕食者除了周,還有三數個年輕人。

另外,前來聲援的一個中學生及一個大學生,且都是我熟悉的。都靠網絡聯繫,事前不知會在現場相見。而更大的驚喜加感動,是周諾恒的爸爸陪着一起來,他認可兒子的理念與行為。

差不多同一班年輕人,七.一在時代廣場外絕食。周諾恒說,他不要政黨、不要組織,甚至不要策略,純粹要求香港人自發地抗議政局,有心人走在一起,做自己相信應該做的事。也曾跟他說,社會運動,總要籌謀,去到底且要有個領袖,不然總是烏合之眾,這裏一些零星行為,那裏一點該人覺得偶然的故事,成效恐怕不大——除非人多。

苦行令人動容

故事發展,卻也果然就是人多,造就聲勢浩大,看近萬人包圍立法會反高鐵一幕。絕食行為有感召力,尤其是年輕一派的朋輩感召力。而反高鐵的苦行,透過電視畫面,或就要令人動容。這些感召的最大威力,在網上發揮。

上世紀沒有互聯網,遑論fackbook、Twitter,手提電話也少之又少。目前是新紀元,這一代的父母,還望不暴動不流血,大都介意子女上街去。○三年的七.一過半百萬人大遊行精神,就是和平理性,兼有嘉年華的味道。這句話並非事後分析,而是當年現場採訪拿着米高峰說的話。

上周五包圍立會一幕,也一樣。People Power,不必說People’s。未見政黨「插旗」,亦慶幸沒有政治人物「抽水」,人民自發力量,不必分界。又需強調八十後—年輕人站出來,代代如是,理所當然;年輕時不熱血,還待何時?也不必疏離銀髮族,黑頭白頭間,大家都攬着一個真字就好。

 

分享給朋友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 purpose of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form is to complete the purchase concerned and allow the Civic Party to contact you in the future.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 The Civic Party respects your personal privacy and is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your trust and confidence. We believe in ensuring the security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Please take the time to read this policy, and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We strive to protect any personal information you may provide us but by law we must allow inspection of the volunteer register. Your personal data will be put into our volunteer database and wi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arranging voluntee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ng with you. We are the sole owner of any information we collec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is not lent or sold to anyone for any purpose. You may contact us for enquiry, updating or ceasing the use of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閣下在此表格提供的資料,只用於處理是次購買以及日後與本黨之聯繫。閣下的資料絕對保密,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或透露予任何第三者。

  • 公民黨絕對尊重閣下的個人私隱,並會將資料保密。我們會妥善保存閣下提交予我們的任何個人資料。請細閱此私隱政策,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我們。我們藉此表格收集 閣下資料的目的,是處理 閣下的義工申請,閣下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儲存於本黨的義工資料庫內,並只會用於本黨安排義工服務及與閣下通訊的用途上。閣下的資料只供本黨保存和參考,絕不會外借或出售。如欲查詢、更改或要求停止使用你的個人資料,請與本黨聯絡。